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乙女向(爆笑向)太\中\芥\乱‖试图诱惑恋人又反悔之后……



文豪野犬乙女向(爆笑向)‖试图诱惑恋人又反悔之后……

 



 

你合上小黄书,不自觉开始脑补。

 
 

——满脑子黄色废料没错了。

 



 

在某种邪恶冲动驱使下,你决定用小黄书的姿势(bushi诱惑男朋友。

 
 

你开始做准备工作。

 
 

口红,抹匀。

 
 

香水,洒点。

 
 

翻出来一套情‖趣睡衣,穿上。

 
 

开香槟,倒入玻璃杯,摇晃,泡沫微漾。

 
 

玫瑰花瓣,铺满大床。

 
 

你环视一圈,颇为满意。

 
 

窗没关严,冷风一吹,你有点冷,脑子清醒了不少……卧槽后悔了我都干了啥?

 
 

大脑冷却的你感到一阵羞耻……起身想要收拾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啪嗒,门开了。

 
 

太宰治×你

 
 

太宰治保持着推开门的姿势,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

 
 

你尴尬地移开视线,然后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喷嚏,穿得太少有点冷。

 
 

“这个……误会啊……”

 
 

太宰治脱下黑西装外套给你披上,慢慢从身后环抱住你,语气冰凉凉的:“小姐,你在等谁?”

 
 

你:嗯???

 
 

……卧槽,误会啊!你听我解释!

 
 

中也×你

 
 

中也一进门就摘了帽子,看见你愣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日历,莫名其妙,“今天不是什么纪念日啊?”

 
 

你支支吾吾:“这……其实是个误会。”

 
 

中也看起来有点好笑:“笨蛋,你弄错了。不过……”

 
 

他凑过来吻了你一下,眼睛里有光在闪动,“你真美……”

 
 

你顺理成章(歪打正着)地被推倒了。

 
 

芥川×你

 
 

芥川看了你一眼,咳了一声,窘迫地站在门口,苍白的脸颊染上了一丝红晕:“抱歉,在下之前身体一直……身为男友,没有让女朋友满足,是在下的失职。”

 
 

你目瞪口呆。

 
 

“今晚,请务必让在下补偿你。”

 
 

芥川露出下定决心的表情。

 
 

你:……

 
 

卧槽,冷静啊!我真的不想半夜叫救护车!

 
 

乱步×你

 
 

乱步走了进来,退了出去,再走了进来,再退了出去。

 
 

最后十分冷静地说:“不是梦。”

 
 

你幽幽地盯着乱步。

 
 

乱步露出伤脑筋的表情:“你看了我藏在床底下的小黄书?糟糕,我还没研究完呢。”

 
 

你:嗯???

 
 

乱步扔掉手里那包薯片,笑嘻嘻把你推倒了:“那就一边实践一边研究好了,你其实很期待,不是吗?”

 



 

[fgo乙女‖汪咕哒]用身体安慰战败后感到沮丧的master

立香不是第一次品尝到战败的滋味,这一次格外让人沮丧——因为自己轻敌了。在新特异点的战斗中她安排了两位新来的、没有经过多少次强化的从者做后备队,以致在战况恶化时,只能眼睁睁看着兵败如山倒,一个个熟悉的从者化为金色的光点。剩下的从者见势不妙,立刻带着她撤退,回到迦勒底进行休整。

大家一定对我感到失望了吧

尤其是他……立香把头埋在枕头里,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可能露出的失望眼神,心像被揪住一样酸涩难受起来。

正心烦意乱的时候,她忽然察觉到床因为承受另一个人的体重塌陷下去。

能够不打招呼进自己卧室的只有那个人了吧——

“库丘林先生,你来啦。”立香闷闷地说。

库丘林:“哈哈,小姑娘,你这是打算用枕头闷死自己?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新鲜有趣的自杀方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这么一嘴贱,立香忘了自己之前郁闷的事情,抬起脸瞪着库丘林,凯尔特的光之子被她看得头皮发麻,噤声了。乖得像家养的猛犬,谁让他一向对女人没招儿,哎,何况面前这个还是个小姑娘。

谁知道立香扭开脸,说:“别叫我小姑娘……我都成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

立香脸扭开了,眼睛却偷偷地往库丘林这里看他的反应,把临死前眉头也不皱一下的大英雄看得心里发软,又软又痒,哎呦这小姑娘真是又可爱又招人疼!

库丘林双手撑在懵了的立香脑袋两侧,血瞳灼亮,几乎和她鼻尖对着鼻尖:“嗯,做什么该做的了,立香?”

看着好像把整个人压上来,却没有给她以沉重的压迫感,反而小心地留出一点距离,这种体贴的地方简直超戳好嘛!

诶?不对怎么就发展到要被推倒这一步了。

立香理智上觉得这个进度条拉得太快了,感情上却难以拒绝恋人的亲近,内心深处甚至是欢欣鼓舞的:“唔唔……就是那种事啊,呼,库丘林先生,今天发生的事在你看来是不是很平常呢?”

一旦顺利问出口之后,立香反而彻底放松了。她紧紧盯着库丘林,屏住呼吸,什么也没有思考,等待对方给出的答案——那是一种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信赖眼神。

意料之中,小姑娘、哦不立香还是很在意那件事,她是个责任感过分强的人,严于律己,不然也不会被所有人认可作为人理拯救者。

库丘林说:“是的,太平常不过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老是打输。但我那个时候没心没肺、也不像你背负着拯救世界这种任务,从来不把这些放在心上。”

怎么可能没有败亡,怎么可能没有胜利?

怎么可能不曾经青涩弱小,怎么可能不后来成熟强大?

立香醒悟了。

“还是不开心的话,让我用身体侍奉怎么样?我对自己的技术可是很有自信的。”

这一次真的要被推倒了,立香呜咽着,被堵住嘴巴,吐不出拒绝的话语,连欲拒还迎的选项都被简单粗暴、被有恃无恐偏爱着的从者抹去了。

怎么会有那么舒服又那么难熬的时间呢,立香睫毛沾满泪水,心情甜蜜又苦闷。



私信发不过来了,那我试试这个吧http://www.iyuji.cn/iyuji/s/YjU3UG1xR0FNam5jYTN5cGR5Z2N3QT09/1547293640475454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你‖心灵课题(二)

太宰治开了车来,低调奢华炫酷有逼格当然价格也贵的离谱………总之!完全不像太宰治这个人的风格!

 


看出你的诧异,太宰治笑眯眯地说:“因为之前那辆不小心被我开到悬崖下面了,所以借了同事的车。”

 
 

“你同事真是善良啊。”你情不自禁的感叹,肯把这么好的车借给每天用生命在作死的太宰治………等等,你想到另一种可能,狐疑地望着太宰治,“他真的答应借给你了?”

 
 

该不会是太宰治先斩后奏?

 
 

太宰治笑而不答,然而他的表情已经暗示了一切。

 
 

你:“…………”

 
 

为太宰治的同事哀悼了三秒钟,你爬上车。

 
 

五分钟之后,你开始为自己哀悼了,太宰治的车技太他么让人绝望了,你的心肝脾胃都在随着狂野奔跑在路上的车身一起颤抖,太宰治这个混蛋甚至一脸开心地问你他开车技术是不是很棒。

 
 

车终于停了,你踉跄地下了车,感到世界如此美丽。太宰治那张脸如此可恶。

 
 

这不是开车!这是飙车啊!!!!

 
 

“诶小姐的脸色好难看………”在你杀人一样的眼神威逼下,太宰治消了音。

 
 

太宰治选的地方是一家高档餐厅,你看着菜单上的价格,一边恶狠狠地说太宰君真是破费了,一边对服务员说,“这个,这个和这个不要,其他都要了。”

 
 

素质一流的服务员面不改色,只是再次确认了一遍。

 
 

付钱的冤大头毫无被宰的自觉,依旧笑眯眯的:“是的,就要这些。”

 
 

海鲜大餐美味至极,你和太宰治聊着无关紧要的事,你抱怨捣蛋的学生,太宰治抱怨上司和笨蛋同事。

 
 

晚饭之后,你坚定地拒绝了太宰治送你开车回家,他侧头想了想,对你笑得很诱人,“今晚月色这么美,走路回去也不错呢。”

 
 

你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和太宰治一起漫步在横滨夜晚街道上,远方灯火璀璨纵横。

 
 

“我曾经看过这样一个故事。”你心血来潮地说,“传说月亮上的辉夜姬爱上了一个凡间的男人,与他相守数十年之后,回到月亮之上,深爱辉夜姬的男人于是每晚在他门前的街道挂上一排灯笼,他怕晚上太黑,他的妻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太宰治眼中氤氲着醉意:“真是愚蠢的男人,在妻子离开他之后,做这些无用的补救举动。”

 
 

你:“你说得也有道理。爱人的方式分很多种,他只是选择了其中的一种而已。人和人是不同的嘛。”

 
 

“小姐心胸真是开阔。”

 
 

太宰治淡淡的赞美让你很是受用。

 
 

太宰问了你一个问题,“小姐是怎么看待我的?”

 
 

“嗯……太宰君是我见过最像深渊的人。”

 
 

你说道。

 
 

“啊,到了。”你停下脚步,望着公寓里明亮的灯光,“有人在等我回家。太宰君……”

 
 

“嗯?”

 
 

“明天见。”

 
 

太宰治愣了一下,手插在风衣口袋里,静静地望着你:“……明天见,小姐。”

 
 

………

 



 

………

 








 

《非暴力沟通》读书笔记

读《非暴力沟通》第一章有感


这本书,其实是教人怎么发掘一个人人性中善的部分。


在发生冲突时,遵循第一个法则:描述事实并且陈述自己的感受,而不是去评论或者指责。


人天性是喜爱被友善、温柔、尊重对待的啊。


日常流水账






今天第一次认真听马云粑粑的讲话

之前一直听看网上玩梗,马云粑粑说:我不喜欢钱,马云粑粑说让钱追着你跑之类

然而,真正认真去听他分享的理念,我觉得,非常有,嗯,启发性,不能说有用,它是总纲,不是具体措施,马云对未来的前瞻性和自信,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大气和眼界。


①互联网这一新技术出现用了二十年,应用三十年

②应该从失败中汲取经验,而不是成功中

——这些话不经历一些事绝对是听不懂的,我也只敢说自己有所领悟,不敢说自己真的听懂了,感到深受启发


碎碎念





考虑挑战自我的话,相杀相爱梗、Ntr梗还是性转梗呢,不是我吹。。。以我正直的三观,相杀相爱必定be,ntr梗可能憋不出来,性转梗可能最后写成感天动地友谊万岁。。。。


这方面我还真是冷淡啊……哎嘘。


碎碎念




因为觉得正文以外的话会影响阅读体验,所以就把这些话扔这里了

今天读了武志红的《心灵的七种兵器》,太宰治的这篇心灵课题其实算是这本书的读后感和思考总结。


顺便推一波书,推荐理由——诸位道友无事可读闲书以自娱啊^_^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你‖心灵课题(一)

心灵课题(一)



太宰治×你



你笔直地站在讲台上,台下有着许多双清澈的眼睛,“悲伤、愤怒、内疚、恐惧……都是你自身的武器。”



“当你觉得人生无比悲惨的时候,释放悲伤而不是压抑它。因为你真实的心情会和你伪装的正面心情冲突,产生一种分裂。这种分裂会继续扩大冲突,直至你无法承受。像我们常说的,伤口暴露在阳光下,会比掩藏在黑暗里更快痊愈。”



下课铃响了。



台下的眼睛已经在向门外飘了,你可不打算做个拖堂的坏老师,拍了拍手,“好了,下课。”



你收拾好东西,抬头一看,忽然愣住了,穿着驼色风衣的黑色卷发青年坐在第一排的桌子,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盯着你。



你:“你是怎么进来学校的?”



太宰治:“我说来接女朋友回家^_^”



你:“说了我的名字?”



太宰治:“没错~”



你深吸气,看了太宰治几秒钟,对方满脸坦然,毫无惭愧之色,你在心底赞美自己的修养,真诚地说:“你这样胡说八道是要被打死的。”



太宰治:“被你的追求者吗?”



你:“不,当然是自己动手比较爽。”



太宰治:“但是你明明没有真生气?”



太宰治假装一脸不解地发问,并不掩饰脸上的兴味之色。



你:“谁说我没生气……好吧,可现在还没到我们预约好的咨询时间。”



太宰治:“那么,你可以把我当做来听课的学生,现在应该算是下课后请教问题? ”



你竟然无言以对。



你在这所学校任职心理老师,偶尔也接接心理咨询的单子。三月前你遇见了太宰治,在此之前,你从未遇见过太宰治这样难缠的客人,更正一下,是非常难缠。



但同时,你又微妙地对太宰治这个人有一丝好奇。这一丢丢的好奇让你纵容了对方。



遗憾的是,太宰治这个男人并不是什么绅士,懂得见好就收,他更喜欢攻城略地,让敌人丢盔卸甲,凄惨求饶。然而太宰治每一个看似越轨的举动都刚好卡在你的忍耐极限之前。让你不得不惊叹这份对人心的把控和洞察。



“刚刚那个理论很有意思。”太宰治忽然开口,“能请老师继续讲吗?”



你看着太宰治的眼睛,点了点头:“……可以。”



太宰治很高兴地笑了笑,他甚至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笔记本,像极了认真听课的好学生 。



你:“如果压抑自己感情,当你自己也遗忘了为什么而悲伤的时候,你的身体却会记住这份悲伤,这份没有被排解的悲伤必定会在之后的某个时间爆发。那个时候你可能发觉自己,忽然被失眠困扰,陷入了莫名其妙的情绪低落。甚至抑郁。”



太宰治举手提问,你停下,看着他。



“老师,如果无法排解悲伤怎么办呢?”



“无法排解?”



“是啊,血太冷了,眼泪也干涸了,一点觉得温暖的地方也没有了。我跳进河里的时候,觉得还是水里比较暖和。”



太宰治笑着说。



“……听起来真绝望。但是把这种绝望也化为想要好好活着的希望的力量怎么样?”



你说:“我很喜欢的作者在文章里写过一句话——我在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



太宰治微微垂下眼,没有再说话,你看不到他的眼睛。



你朝着太宰治伸出手:“拿来吧。”



太宰治居然有点呆呆的:“诶?”



你皮笑肉不笑:“我亲爱的学生,当然是课时费啊,愣着干嘛,别想赖账。”



太宰治差点笑出眼泪来:“我请小姐吃海鲜大餐当做课时费怎么样?”



海。鲜。大。餐。



在这种诱惑下,你只坚持了三秒:“……好啊!”



“小姐,你是个很棒的老师。”



你在太宰治的眼神里几乎无处容身。



“……嗯。”



“小姐当初为什么会学心理学呢?”



你没有直接回答。



“当初大学第一堂课,老师问我们为什么学心理学,全班三十五个人,三十个同学说自己患有心理疾病,所以选择就读心理专业。”



“你猜我是那三十个人,还是那五个人呢?”



“猜对了有奖励吗?”



“……没有。”



“我猜小姐是那五个人。”



“嗯,我小时候想做一个心理医生。长大了还是想做心理医生,但是等我遇到第一个病人,我就知道我做不了。面对痛苦和绝望,我因为恐惧逃走了。”



“我害怕自己不能帮助别人,害怕自己也坠落深渊。我意识到,自己只是个普通人。不是什么带着光环的拯救者。”



“但是小姐最后还是回来了。”



“是啊,因为后来我发现这种恐惧完全来自于我的想象和……奇怪的责任感,实际上,我只需要把自己当做一个医生,遵守职业道德去治疗病人就可以了。”



“有时候想得越少烦恼越少。”你忽然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太宰君,像你这种想太多的聪明人,一旦过了三十岁,可是很容易发际线后退的哦~”



太宰治居然没有被打击到,反而笑着说:“幸好我现在还青春年少。否则小姐就不会和我约会了吧?”



“……”



你觉得太宰治的笑声特别刺耳。








碎碎念


高亮警告



高亮警告
























刚刚想起一件事,写文野乙女,我习惯尽量把黑手党背景模糊化处理,不然的话。。按照我目前的逻辑思考方式——混黑是没前途的!最后都要被XXX的!社会主义万岁!≧▽≦


简而言之,最后一定是Be啦




……看在我这么爱党爱国的份上,考研政治说不定能过七十?O(∩_∩)O


文豪野犬乙女向‖森鸥外×你‖生日会

生日会





森先生×你




“过了这个生日,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老男人呢。”你露出甜蜜的微笑,抬头看向表情瞬间僵硬的森先生。



“真是暴击啊。”森先生语气幽怨,“上一个敢拿我年龄开玩笑的人——”



“被套麻袋沉进横滨海里了?被×××之后OOO了?以你的作风,××掉再OOO也有可能。”你眼神一亮。



森先生手撑着下巴,遗憾地叹息“让小姐失望了,对方还好好活着。”



“哦,是太宰君吧。”你恍然大悟。



森先生对你眨了眨眼。你的心跳居然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快了一拍。



虽然有着萝莉控这种糟糕的爱好和性格疑似抖M等缺陷,但是森先生作为黑手党的BOSS,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称得上是一个成熟有魅力的男人。



表象而已啦,你一边说服自己,手臂顺从心意地勾着森先生的脖子,迎合这个非常具有成年人意味的吻。



缠绵湿润,又充满侵略性。



觉得氧气要耗尽了,你推了推森先生的胸膛,对方不放开,又推了推,没反应,你暗暗磨牙,咬了下去——



“嘶,好疼。小姐也太狠心了吧。”森先生捂着嘴巴,露出十分具有真情实感的痛苦眼神。



“对森先生这种糟糕的人来说,不可以心软,会被你的恶趣味欺负死的。”你舔了舔嘴角,没有尝到一丝血腥味。 



“而且真被咬到的话,你还能咬字清晰地说话?我又不是白痴。”




森先生:“……”



你看了一眼森先生,对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端着黑手党首领的架子,浑身上下散发出恐怖的气息,如果让他的部下看到,恐怕会战战兢兢吧。



但是在你看来,只不过是自己这位心眼多得跟蜂窝似的男朋友偶尔犯蠢之后尴尬得要命,试图遮掩过去的举动而已。



啊,老男人无谓的坚持啊。为了避免森先生真的发飙,你聪明地咽下这句吐槽。



最后你们两个人默契地揭过这件事。



吃过生日蛋糕,接下来进入送礼物的环节,你拿出礼物——给森先生送礼物绝对是一件不亚于搞定毕业论文的难题,毕竟对方是一张黑卡解决一切问题的男人,即使在和你交往的过程中,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喜好,养成抖S萝莉除外。



森先生拆开礼物,露出有点意外的表情:“这是蔷薇花茶?”



你补充:“嗯,自制的哦。”



你倒不是想邀功,但是以森先生的小气程度、咳,如果不说,可能会被觉得没诚意,之后发生的事情绝对会很糟糕。



“谢谢小姐,我会喝喝看的。”森先生欣然接受了礼物,看样子颇为满意。



森先生并不是红茶或者咖啡党,他对饮品没什么执着。



之所以送蔷薇花茶,大概是因为……



血色蔷薇不是和黑手党很相衬吗?滴血的蔷薇,当初考虑礼物的时候你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个。



……





……



你听说了一个让人惊讶的传闻。



森先生迷上喝蔷薇花茶了,是的,哪怕在和其他组织的首领谈生意的时候,森先生面前的桌子上永远泡着一杯蔷薇花茶。



貌似黑手党内部因此刮起一阵泡人人热爱泡蔷薇花茶的邪风,间接带动了蔷薇花茶的销量。



你:“……”



森先生若无其事地向茶杯里放了三颗糖,模样好像在品尝上等红茶,而不是普通的花茶,你盯着已经空了一小半的花茶盒子。



“很快就要喝完了。”森先生突然说。



你继续盯:“……我会再做一些的。”



森先生这次率先移开目光:“嗯。”



你:“一直喝喝腻了怎么办?”



森先生:“不会,腻了就换很麻烦的。”



你:“嗯。”



森先生:“小姐结婚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妻子呢。”



你:“也许不会是那种好妻子。”



森先生:“说得也是,但是我也不是什么模范丈夫。”



你:“确实呢。”



嫁给黑手党首领这种事,在遇见森先生之前,哪怕是做白日梦也不可能梦见。完全没有想过的人生走向,可能被卷入乱七八糟的黑手党斗争。可能被绑架。可能死于非命。



喜欢这种东西真是不讲道理。你想。



无论是黑手党首领那一部分的森先生,还是普通男友的那一部分的森先生。你都——毫不理智地爱着。



“婚礼上大概没有宾客,可能连牧师也没有哦。”森先生用半开玩笑的口吻说。



你的心停跳了一拍。



“等等!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你还没求婚吧?!”



“嗯?不是早就答应了吗。”



看来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生日会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