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七日(序章)

文豪乙女全员向~

分路线分结局嫖文

有私设

人物可能OCC

如果这样小天使还愿意看下去,那么阅读愉快~




穿越动漫:文豪野犬


穿越时间:七天


有无特殊要求:无


穿越携带能力:???


穿越问卷录入完毕,正在受理请求,5、4、3、2、1、0——OK?


Ready,GO~


  这是一家很小的西餐馆,看得出来店长在装修上并不怎么花心思,靠近木质地板的低矮之处可以看到裸露的水泥墙面,长久被烟气熏烤的壁纸有点泛黄。但是客人吃东西的桌子被擦得锃亮,咖啡也很好喝,阳光充足的午后,少女捧着咖啡杯,被醇厚的咖啡香气熏得有点昏昏欲睡。


  少女看着那个漂浮在空气的金色小箭头稳稳地停在一个男人的头顶,旁边注释了一行小字,织田作之助。


  她忍不住噗嗤笑了,这服务好贴心啊。


  穿越调查问卷,没有人知道那是什么组织、或者什么人弄出来的,也没有人知道挑选填写问卷的人的标准什么,好像忽然有一天,就可能通过某个途径收到那样一份穿越调查问卷,无论是多么不可思议的愿望,只要填写在问卷上,都可以被满足。


  少女就是收到穿越调查问卷的人之一。


  穿越动漫:文豪野犬


  穿越时间:七天


  有无特殊要求:无


  穿越携带能力:???


  

   所以,少女来到这个世界,希望可以重写一个故事。


  “打扰一下。”飘远的思绪被一个柔和的声音拉回来,织田作惊讶地抬头,看着站在桌旁的黑发少女。


  “那个,可以帮我一个忙么?”少女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声音透出一丝窘迫,“虽然点了单,但我带的钱好像不够了……”


  织田作望着少女通红的脸颊和越来越小的声音,露出带着几分了然的温和笑意,他点了点头,对柜台后边的店长招呼道:“大叔,她的账单记在我那里。”


  慢悠悠擦拭盘子的店长笑呵呵地答应一声。


  少女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实在感激不尽。我叫口口口,请问该怎么称呼你?”


  “织田作之助。”织田作随意摆了摆手,不认为自己举手之劳值得被如此感激。


  “织田作先生,你喜欢故事么?”少女有些唐突地问道。


  织田作困惑地眨眼,不明白少女的意思:“……故事?”


  少女用手指抵着嘴唇,仿佛在斟酌用词,语气认真:“嗯,如果你愿意抽出一点时间的话,我希望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作为报答。”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织田作忍不住露出微笑:“非常乐意。”


  少女露出高兴的表情,声音轻得像羽毛:“啊……那真是太好了。”好像在对织田作说,也好像在对自己说。


  少女的故事从一个杀手为了实现一个愿望决定不杀人开始,他来到救人的那一边,做着不好不坏的工作,坚守绝不杀人的原则。曾经是杀手的男人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他收养了几个孤儿,在无聊而琐碎的工作之余,去酒吧和朋友喝酒聊天,偶尔坐在书桌前看着废弃的稿子一边苦恼一边发呆——等到某一天他脱离黑手党成为自由之身,想要在能看见海的房间、坐在桌前,描绘他人的人生,是的,他想成为小说家。



  如果没有意外,男人的愿望大概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变为现实。


“但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意外。”少女继续道。


  一个人找上曾经是杀手的男人,想要死在和他拥有相同能力的男人手下,但是男人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杀人,为了逼迫他出手,那个人将他收养的孤儿和他在意的人全部杀死了。


  男人曾经有多幸福,那一刻便有多绝望,故事的结局,那个曾经的杀手打破了誓言,和那个人同归于尽。


  两个人面前的咖啡一点点变冷,“抱歉,让织田作先生听了一个这么糟糕的故事。”少女端起咖啡,抬头直视织田作,“不过,如果是织田作先生,一定能够重写故事的结局吧。”


  两个人目光静静地交错,织田作沉默了一下,承诺什么重要的誓言般点了点头:“……嗯。”


  半晌,他问道:“你是预言系异能者?”


  少女摇了摇头:“我曾经为这个故事落泪,仅此而已。”


  “再见,织田作先生。”

选项:


*把旅馆的地址留给他 →中原中也路线


*???


*???


*直接离开→太宰治路线


 









评论(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