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春日(二)

太宰治×坂口安吾
人物可能OCC。
有私设。
平行世界设定。
设定。
坂口安吾的身份在和太宰治成为朋友之后不久被港口黑手党发现,负责审讯的人正是太宰治。

╭(╯ε╰)╮什么时候能写完,然后愉快地剧透文里的梗尼==


春日(二)


“……”

坂口安吾看似镇定地重新戴上眼镜,转身捡起散落在地板上的几份文件,语气冷静如冰:“下次再开这种过分的玩笑,我就真的生气了,太宰。”

太宰治盯着青年消瘦的背影,忽然安静地笑了笑,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低声自言自语:“安吾是好人呢。”

“织田作也是。只有我——”

“你说什么?”听到身后模糊不清的喃语,青年疑惑地推了推眼镜,扭头问道,无论是眼神还是表情看上去都毫无异样,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

太宰治无声地弯了弯唇角,那双仿佛与深渊的影子重叠的茶色眼眸深不可测,他露出毫不在意的模样,正如安吾期望的那样轻巧地以玩笑之名遮掩过去:“哈,你不是知道太宰治是个多么轻浮的男人么?”

他接过坂口安吾手里整理好的资料,摆了摆手,头也不回地走了:“这次还是谢了,安吾。”


并不是坂口安吾的错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和太宰治的交集、或者说见面次数越来越多了,多到他能一一叫出太宰治身边部下的名字。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审讯室外。

“用那个吧。”太宰治对被首领派来慰问的五大干部之一尾崎红叶说道,脸上没有可以被称之为表情的东西,他冷漠地、静静地重复,“用那个吧。”

“像他这种卧底一般接受过抗药物训练。”尾崎红叶红唇吐出沉重的叹息,问道,“测试出来他能抵抗到什么程度么?”

“嗯,三倍剂量就差不多了。”

尾崎红叶吃了一惊,目光探究地看着太宰治,忽然微笑:“嘛,成长总不是什么坏事。”

“首领让我转告你,还不到和异能特务课翻脸的时候,让那小子活着出来。”

她看了沉默不语的太宰治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在保证活着的前提下,你想做什么都是可以的哦。”



坂口安吾频繁地梦见那个支离破碎的场景,他、太宰、织田作三个人坐在酒馆里喝酒,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或浓或浅的笑容,下一秒,仿佛被打碎的镜面,画面布满黑色的裂痕,而坂口安吾意识到,那些裂痕必然出于自己之手。

在这段珍贵的羁绊中,他欺骗了太宰和织田作,他是一个可耻的背叛者。他无法被原谅、也不希望被原谅。

即便如此,坂口安吾也从未怀疑自己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哪怕弄脏自己的双手、每一次呼吸都掺杂着一丝挥之不去的血腥气,都必须挺直脊背继续前行。

——唯愿有朝一日、天下太平、河晏海清。这是坂口安吾的信仰、也是支撑他在黑暗与孤独中辗转挣扎的一线光明。

梦境并未就此戛然而止。



坂口安吾和太宰治是不欢而散的,那是他们倒数第二次见面。

被太宰治注视的人会被他拖入深渊。不要误会,这其实是一句甜言蜜语——某位和太宰治交往过的女性为他神魂颠倒之后如此感叹。

“够了。”坂口安吾把太宰治从浴缸里拽出来,面沉如水,语气少见的透出一丝暴躁,“你打电话把我叫过来就是让我看你怎么自杀失败的么?”

太宰治用力咳嗽了几声,湿漉漉的黑发贴着白皙的脸颊,声音犹带一丝沙哑:“咳咳,这是……意外哦,突发奇想尝试了一下……没想到安吾你来得这么快。”

“不要转移话题。”

坂口安吾听见自己的声音:“太宰,你在期待什么?”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