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grand order]英灵的场合

8

以前写的英灵×不同类型御主的萌梗,乙女向,整理一下发出来,有点没头没尾,小天使们随便看看就好。

还是女主没名字系列~

人物可能OCC。

有隐晦的那啥描写。



一群有病该吃药的英灵×没有药的御主的场合


恶魔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神色困惑的少女,从喉咙里发出狂乱的笑声,阴阳怪气地说道:“多么可爱又可怜的御主啊——”

恶魔如沾染鲜血般艳红的唇角高高上扬,像是嘲弄,又像是莫名的喜悦,他勾起御主的下巴,慢慢凑近,在她耳边咯咯地笑了:“觊觎你的狂妄之徒可不止我一个哦。”

似乎永远冷静镇定、毫不动摇的御主如他所期望的露出一瞬间的惊讶表情,随即恢复平淡。

“我不相信。”

少女缓慢又坚决地说道。

“他们都是我重要的同伴,绝不会做出伤害我的事。”

恶魔露出微笑:“那么,我期待着。”


#求助,家里好多英灵♂♀想要操哭我怎么破?#



Lancer库丘林×病美人御主的场合



总是低头轻声咳嗽,任由丝绸般柔顺的黑发从耳边滑落,露出一张带着病态苍白的秀丽脸庞,很喜欢笑,虽然大多只是浅淡又温和的笑容——这就是库丘林对御主的全部印象。

作为御主,少女为人温柔正直,但并不固执己见,很照顾从者的情绪。在战术布置上很少出现失误,对每一位从者包括自己信任有加、委以重任。即便是最难缠的从者也愿意听从她的请求。

这让幸运值不够、多次被召唤都没能实现和强敌痛痛快快打一场愿望的库丘林觉得一定是自己人品爆棚才抽中了一个如此合心意的御主。

所以,在发生“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强迫御主为自己补魔”的事件之后,库丘林脑袋里闪现“完蛋了”“怎么办”“现在自杀还来得及么”之类的念头也不足为奇了。

如果问补魔时候的事情他还能回忆起多少,回答是全部。

——粗暴的前戏、糟糕的过程以及差劲的收尾。

魔力枯竭,将要灵体化消失的那一刻,蕴含魔力的腥甜液体顺着喉咙滑落,但是太少了。

需要更多、更多的魔力——

白雪一样洁净的肌肤。

乌黑的发丝。

柔软的肢体。

灼热的泪水。

“拜托你——”少女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耳中。

对不起啊,小姑娘,本来没想让你哭的。

“——请活下来。”

听到了衣服摩擦的细微响动,睁开眼,逆光的纤细身影倒映在血色的瞳膜上,大概是发现他醒了,少女慢慢转过来,望着他安安静静地笑了。

“早上好……库丘林。”

她轻声补充了一句。

“我喜欢你。”



#靠靠靠,老子没脸红,哈,都说了没有还看什么#



补魔之后的场合。

守在门口的玛修几乎是下意识召唤出盾牌,摆出攻击的架势,怒火从少女漂亮的银灰色眼眸喷薄而出,传达出那份欲将眼前的男人杀死一百次的焦灼心情。

“你这家伙对前辈……做了什么?”

Lancer库丘林用轻松的语调说道:“嘛,小姑娘,我可不记得自己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玛修冷若冰霜地说道:“对前辈擅自出手这一条罪名就足够了。”

尔后少女带着些许悲哀的低语飘散在空气中,“前辈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偏偏选择这种把前辈推得离自己更远的方式,保护前辈这种事交给她一个人就够了。

“没错,前辈只要看着我一个人就够了。”


#818辣个黑化了的可爱学妹#










评论(5)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