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太/芥/乱×你]他是怎么向你提出同居请求的

我原以为觉得自己不太擅长写段子,后来发现写着感觉还可以233333我原以为自己不习惯第二人称,后来发现写着也挺顺手的2333333

看文的小天使们,来,张嘴吃糖,虽然有的糖里带刀(并不),本来还打算写其他人的,结果不小心爆字数了就懒得写了,下次再说(……)

人物可能OCC

太/芥/乱男神×你


太宰治×你


你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太宰治凑过来在你唇边亲了一口,声音温柔暗哑:“小姐,明天搬过来住吧。”

你瞬间清醒:“啊?!”

他用唇堵住你未出口的话语,把你吻得喘不过来气,在你耳边诱哄般说道:“如果小姐做个乖乖听话的好孩子,我就给你奖励哦,不然的话……”

他的手滑进你的内衣,明明今晚已经……你回忆起被做到第二天下不来床的酸爽感觉,缴械投降:“唔唔……我知道啦,知道啦。我答应还不行么,快停下——”


太宰治果然停下了,他轻啄你的唇角,低低地笑了一下,嗓音格外温柔:“我很高兴,小姐。”


察觉太宰治心意的你害羞地回应他的吻,然后就又被青年压在身下——

你用眼神控诉他的不守信用。

太宰治却轻笑说道:“没有不守信用哦,像之前说好的一样,接下来是我给小姐的奖励环节。”

你:“……混蛋太宰!”

第二天,你打着哈欠推开房间的门,发现客厅已经堆满搬家公司打包好的箱子,那里面当然就是你的东西。

你:“……”



芥川×你

对于友人什么时候同居的提问,你回答:“芥川不会同意的。”

黑手党是多么危险的职业。自从你们交往以来,你从芥川身上每天都在或多或少增加的伤口已经有所了解了。

你身份方面保密工作芥川做的非常严格,连白天和你一起上街都不太愿意,当你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抱怨这一点的时候,芥川默默抱紧你,轻咳着说道:“……抱歉,再有一点时间就差不多了。”

他很少对你说抱歉,那是第一次,你心疼得不得了,连他话中的意思都不愿意追问。

你见过他的后辈樋口一叶,那是一个很可爱也很活泼的姑娘,每次见面,樋口都用一种异常复杂的眼神看着你,却一句话都不和你说。

直到有一天晚上,樋口打电话给你,用好像要哭出来的声音说道:“前、前辈……他为了你受了很重的伤,我讨厌你……真的……好讨厌你……但是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前辈才会笑……”

你来不及捕捉她话中的重要信息,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在哪里?”

樋口告诉你地点,那是黑手党的内部医院。如果是芥川,一定不会让你去的,你这么想着,坐上了通往医院的电车。

和之前谨慎的态度相反,芥川好像并不介意你的存在被同伴知晓,却还是不太高兴地看了樋口一眼。

“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伤。”他面无表情跟你解释。

你细心地把蜜桔分成一瓣的一瓣的:“医生已经嘱咐过我了,这次这么严重是因为旧伤复发,大概是过去受伤的时候没有养好就继续折腾,要我盯着你按时吃药、少剧烈运动。”

芥川默默吃掉你投喂的蜜桔,如果不是咀嚼的速度都极其缓慢,根本看不出来他讨厌蜜桔。

看着芥川吃掉他最讨厌的食物,你心情好了一点,忽然听到芥川对你说:“和我住在一起吧。”

你怀疑自己幻听了。

他的耳尖窜上可疑的红色,轻轻咳嗽了一声:“……方便保护你。”

你小声:“……好啊。”

樋口在医院走廊等你,冷冷地对你说:“虽然前辈命令我不许向你透露任何信息,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事情你应该知道。”

自从和你交往以来,芥川就开始不惜代价地清算以前得罪的仇家,排除每一个可能威胁到你安全的因素,所以他身上的伤口才每天都在增加。

“你的存在对前辈来说比我想象还要重要。”樋口哼了一声,恶声恶气,“小心别死了。”

你返回房间,芥川静静地看着你,好像在询问你有什么事。

你:“阿芥,我喜欢你。”


“……我也是。”


乱步×你


乱步是个很可爱的男朋友,和他一起在甜点店分享草莓奶油蛋糕的你愉快地想道,用叉子把草莓叉给他。

乱步毫不客气吃掉你贡献出的草莓,开始进攻下一个蛋糕,吃着吃着,他忽然说了一句:“他们果然在骗我。”


你:“咦,怎么回事?”


乱步:“那帮笨蛋说如果名侦探大人老是把约会地点定在甜点店,迟早会被女朋友甩掉。可根据我的观察,每次约会你都很高兴,果然名侦探是不会出错的。”

你:“因为吃蛋糕的乱步看起来好可爱,而且总是露出很幸福的表情,看着就觉得高兴起来了。”

乱步睁大眼睛,歪头困惑地指着胸口说道:“我的心跳频率又不正常了。真奇怪,和你待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出现这种状况。”

你被乱步萌的心肝肺都在颤抖,脑袋里只有一句话来来回回的播放:“嗷嗷嗷乱步他好可爱。”


乱步:“我要再吃一个草莓蛋糕。”

你:“好。”

乱步:“来我家住。”

你:“好……咦?”





评论(12)

热度(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