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国木田/梦野久作/尾崎红叶×你]在你拒绝同居提议之后

和之前那两篇放在一起来看。
这次有味道超级~奇怪的糖,小天使们谨慎食用。

最后一个是尾崎红叶×你百合预警!!不感兴趣可以跳过。头撞桌子,我居然真的写出来了写出来了,写完之后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碎掉了(……)为了达成女票文豪野犬全员的目标我也是蛮拼的,决定放过镜花小妹妹吧,她还没有成年啊痛心疾首(=_=然而连正太都推了)

人物可能OCC

国木田独步×你
梦野久作/Q×你
尾崎红叶×你



国木田独步×你


你好心地提醒他:“不是说今天给我讲睡前故事么,我可是看见你在笔记本的第五十八页第二行记下来了。做了计划就要好好完成嘛,国木田君。”

国木田神色僵硬地推了推眼镜,拼命咳嗽:“咳……咳咳咳……其实我……”

你接上他的话,善解人意地说道:“没关系哦,如果没准备睡前故事,就念那个很有名的叙事诗伊利亚特好了。”

国木田扶额,有气无力地说道:“我以前是数学老师不是国文老师啊。”

你:“这样啊,如果是历史老师说不定知道呢。”

国木田:“……”

国木田露出下定了决心的表情,说道:“其实我有准备……睡前故事。”

青年抿了抿唇,一本正经地询问道:“讲亚瑟王与魔法师梅林的故事可以吗?”

“当然可以啦。”
国木田开始讲的时候,你还配合地鼓了两下掌。

“魔法师梅林预言年幼的亚瑟将成为大不列颠的未来之王,拯救大不列颠的人民于水火之中。”

“龙之化身的亚瑟王一生都在为让大不列颠的子民过上不受战火侵扰的、平静安宁的生活而挥舞长剑战斗,他的身边慢慢聚集起一批被亚瑟王和他的理想吸引的年轻骑士,那就是圆桌骑士的雏形。”

“梅林则一直作为亚瑟王的挚友和指引者辅佐他。”

故事讲到一半,国木田却停下来,他看着你,沉默着。

你:“国木田赞同亚瑟王的理想对吧。”

国木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声调沉凝:“我确实很佩服亚瑟王,不过别人的理想不可能成为我的理想。”

你:“那是觉得结局太糟糕所以不愿意讲下去吗?”

国木田可疑地脸红了,他下意识推眼镜掩饰紧张的心情:“不是……其实,我有句话想对你说。”

你这次是真的吃惊了:“国木田君,你……”

国木田看着你,郑重地说道:“之前小姐问我的问题,我已经有了答案。”

你望着他:“诶?”

“小姐之于我,正如梅林于亚瑟王。”青年的表情很严肃,你却忍不住微笑。

“我是你的挚友和指引者?”你一字不差地复述国木田对梅林的评价,揶揄地说道。

国木田脸上划过一丝懊恼的神色,解释道:“我是说两者的重要性相同。”

你叹了一口气:“你是笨蛋么,说一句我喜欢你有那么难么?”

国木田面红耳赤:“什、什么,这种话让女性先说实在是……”

“——太逊了。不过看在你有努力的份上,算你勉强合格好了。”你移开视线,莫名感觉脸好烫啊。

如果连这个程度的暗示都领会不了的话,就真的笨得无可救药了哦,国木田君。

“诶诶诶那件事……小姐答应了?”国木田好像有点手足无措。

你眨巴了一下眼睛,露出微笑:“嗯,重新回答一次。我答应和你住在一起。以后请多指教啦,国木田君。”




梦野久作×你

“和我一起玩嘛,姐姐。”

少年抱着被缝缝补补的玩偶,仰起天真无邪的面孔,对你说道。

你停下笔,考虑了一下,把印有填字游戏的纸递给他:“好啊,来比赛谁先写完吧,赢的人有奖励哦。”

梦野久作歪头看着你,目光透出一丝狡黠:“如果我赢了,姐姐可以实现我一个愿望么?”

你看了看写了一大半的报告,觉得自己应该还有十分钟左右就能写完,想想那个填字游戏也蛮有难度,就点了点头:“可以,但是不许用异能力作弊。”

梦野久作的异能力是精神控制方面,如果随便控制一个人帮忙做完填字游戏的话,你毫无疑问是输定了。

梦野久作失望地叹了一口气,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下来:“……那好吧。”

五分钟之后,梦野久作高兴地把纸拿给你看:“我填好了。”

你:“……全部正确,好厉害……而且很快。”

梦野久作却不以为然,说道:“因为填过很多次嘛,没有人陪我玩的时候,这种无聊的游戏我也会玩的。”

看着那张稚气的面容流露出本人也没有察觉到的几分隐隐的寂寞,你叹了一口气,问道:“那,梦野想要实现什么愿望?”

“我要和姐姐一起睡。”梦野久作说道。

你头痛起来:“居然还没放弃么……还以为之前是开玩笑的。为什么提出要和我一起睡?”

梦野久作低着头,露出很害羞的模样:“因为姐姐答应和我交往了嘛。”

你:“那是因为……”不小心被你骗了。

梦野久作继续说道:“交往了之后就要在一张床上睡觉,这是常识。”

你忍无可忍:“这是哪门子的常识。”

梦野久作无辜地看着你:“太宰先生说的。”

你无言以对,艰难地说道:“……不要相信他的话。”

少年乖乖巧巧地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听姐姐的。那姐姐可以实现我的愿望吗?”

你:“……唉,好吧。”




尾崎红叶×你


鲜艳和服的衣摆簇着在阳光下折射出柔和光晕的木质地板,丝绸般光润柔滑的乌黑长发垂至脚踝,耳边传来和服摩擦肌肤的细碎而轻微的声响。

垂帘后纤细玲珑的女性身影晃动片刻,伸手把你拉进试衣间。

“好漂亮。”你看着身穿艳丽和服的尾崎红叶,有点不知道如何用语言表达那种让人窒息的美丽,“……非常适合红叶姐。”

今天你是陪尾崎红叶来店里取定制和服的。

“之前都是让部下来店里拿做好的和服。”尾崎红叶对你说道。

你想了想,问道:“那一般是谁来?

尾崎红叶抚了抚你耳边的发丝,声调慵懒:“嗯?没有固定人选吧。”

你由衷地同情起每次被差遣来拿女性和服的倒霉蛋,难怪尾崎红叶的那些部下这两天一看见你就露出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不过平时他们也都用一种颇为敬畏的眼神望着你,你早就习惯了。

虽然你没有亲眼看到尾崎红叶在你面前特意隐藏起来身为黑手党的另一面,不过能在充斥血腥与暴力的港口黑手党组织晋升为五大干部之一,想必在他人眼中尾崎红叶也是魔王一般可怕的人物。

“哎呀,看来没成功呢。”尾崎红叶转头看着你,轻轻皱了一下好看的眉,“本来约小姐出来,是想要看到小姐真心流露的笑容。最近小姐似乎一直在为什么事情烦恼的样子,能和我说说看吗?”

你:“……”

观察力极为敏锐的尾崎红叶看出你在犹豫,笑盈盈催促道:“妾身喜欢坦率的孩子呢。”

连说话口吻都变了,你感觉到尾崎红叶认真的态度,踌躇着说道:“我听说,红叶姐从前有一个恋人?”

尾崎红叶愣了一下,目光怀念地点了点头:“嗯……是有过。”

“我曾经很喜欢那个人。”尾崎红叶声音温柔平静,“他让我看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光明且充满希望的世界……实在是让人怀念的天真啊。”

“但是,对现在的我来说,那已经不是我想要的世界了。”尾崎红叶摸了摸你的头,有点无奈又有点纵容地凝视着你,“所以,不要怀疑我的心意,好么?”

你羞窘地低头,小声道歉:“抱歉,我应该更相信你一点的。”

“……那之前有关同居的提议?”尾崎红叶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显而易见的弧度。

你忙不迭点头:“嗯,我答应了。”

“好了,吃醋事件就到此为止。”尾崎红叶弯了弯红唇,“来试试看,我给你选了好几件可爱的和服,一定很适合你。”

你:“……啊?”

为什么最后会变成你努力和一堆完全看不出差别在哪里的和服战斗,想要逃跑却被拖回来继续试衣服、累趴下被尾崎红叶抱回家的结局啊?

















评论(30)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