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黑时宰/织田作×你]在你拒绝同居提议之后

时间线刚好和前几篇接上。感觉一个脑洞被我写成了文豪野犬全员系列文23333

来,小天使们,吃糖啦。

我觉得这次的糖很好吃,真的>3<

黑时宰/织田作×你

黑时宰×你

夜晚的游乐园循环播放着轻快欢乐的音乐。

冰冷黝黑的枪身在幽暗且变幻莫测的霓虹灯光中闪烁着冷淡的光芒,太宰治清爽明朗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小姐有兴趣来猜猜看么——”

太宰治脸上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他抬起缠着绷带的手腕,修长白皙的食指压在扳机上,森寒的枪口对准你:“——比如枪里到底有没有子弹之类的?”

你:“唔?!”

摩天轮缓慢地转向最高处,你听见心脏在胸腔中一下下跳动,眼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太宰治,吐出沉重的叹息:“……那不如让我猜猜你会不会开枪?”

太宰治弯了弯眼眸,将枪口挪开了一点,尾音上扬:“小姐好狡猾啊~”

“……比不上你。”

你犹豫了一下,试探地握住枪口,微微用力,太宰治也不反抗,任由你抽走了手中的枪。

沉甸甸的手枪被你小心翼翼地握在手里。并不是不能负担的重量,你却觉得有点喘不过来气。

“小姐拿枪的姿势错了哦。”太宰治越过你的肩膀纠正你的动作,黑色的发丝若有若无地擦过你的脸颊和脖颈,带来微妙的痒意。

“做什么?”你克制着推开太宰治的冲动,接受年轻的黑手党干部手把手的耐心教导,“手臂再往上抬一点,对,做得很好,乖孩子。”

“当然是教小姐怎么用枪啦。”青年笑眯眯地说道,“像小姐这样的新手,很容易走火的。”

你猛地意识到什么,想要后退。

“小姐以为我想做坏事吗?很遗憾,我暂时没有死在小姐手里的念头。”太宰治从身后牢牢地禁锢住你的身体,嘴唇贴着你的耳朵,灼热的吐息描绘着你的耳廓:“虽然死在小姐枪下是很有诱惑力,不过我现在更想吻小姐,就像这样……”

你:“唔嗯……”

他的舌尖在你变得湿润黏腻的唇角流连,“呵呵,刚才小姐没有恶作剧被吓到有点可惜呢,那样我就可以把小姐抱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了。”

“恶作剧?”你很想把脑子里具象化的呵呵两个字糊在太宰治脸上。

太宰治神色坦然地点了点头,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到手的枪对准摩天轮的舷窗,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砰!

你的瞳孔瞬间收缩。

“你看,枪里没子弹的。”太宰治摊开手,露出轻松的笑容。

因为突如其来的枪声,你看见摩天轮下面的人群骚动起来。

“小姐,别那么紧张,这里可是游乐园。”太宰治毫不在意地说道。

摩天轮逐渐接近地面,人群议论的声音清晰起来。

“哪里在放烟花?”

“好像就在附近。”

“没看见啊,是不是放完了?”

“大概是,好可惜。”

你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太宰治:“理由呢?”

太宰治好像很疑惑地望着你。

你:“别装傻,今天这么反常的理由是什么?”

太宰治嘴角勾起:“理由?这句话应该我是问小姐才对,小姐可是很~无情地拒绝了我的同居提议。”

你:“……”原来是在闹别扭啊。

搞得像殉情一样。

你叹了一口气:“不行。”

太宰治脸上浮现果然如此的表情:“还是连理由也不肯说吗?”

你:“嗯。”

“那我就只好继续努力说服小姐了。”太宰治瞳仁幽深,微笑,“开始变得期待了,小姐能坚持多久呢?”









织田作×你


“再像这样用甜点代替正餐的话,小姐会变胖的。”织田作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你:“……”

织田作没收了你的甜食储备,他很认真地和你解释:“虽然我是不介意的。但是小姐发现自己变胖之后,一定又会嚷嚷着要减肥,然后用这个借口赖床不吃早饭,再然后说不定连午饭都省掉了,最后哭着跑过来扑进我怀里——”

平铺直叙,毫无矫揉造作之处的叙述。

被暴击的你觉得遭受了一万点伤害,从抢救出来的一盒和果子里拿了一个塞进他的嘴里,阻止了织田作更劲爆的发言。

织田作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不、魔王。

织田作嚼着和果子,评价道:“……太甜了,有点腻。”

“明明是刚刚好的甜度嘛。甜味覆盖舌尖的瞬间,果泥的清香在味蕾像花朵一样绽放,软皮的比例也恰到好处。”

你看着孤零零的一盒和果子,觉得用不着酝酿情绪眼泪也要掉下来了:“没有和果子、不、甜食,我所追寻的一切瞬间失去了意义……”——这是哪个反派的台词来着,嘛,这不重要。

“原来如此。”织田作眨了一下眼睛,将你的胡扯全盘接受下来,露出受教了的表情。

“我明白甜食对小姐的重要性了。”

你露出感动的眼神:“……然后呢?”

织田作泰然自若地望着你,不紧不慢说道:“但是小姐的健康也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只能辜负小姐的期望了。”

你:“……”

织田作伸出一根手指戳了一下你鼓起的腮帮子,你看着他,“怎么了?”

织田作露出歉意的微笑:“抱歉,小姐生气的模样实在很可爱,忍不住就想要触碰小姐。”

你:“……”

重申,织田作真是一个耿直得可怕的男人。

“对了。”织田作仿佛想起了什么,“关于我上次的提议,小姐决定好了么?”

你眼神飘忽:“那个啊……”

“小姐不用勉强自己。”织田作摸了摸你的头,安慰地说道,“我之前提议同居是觉得小姐不太会照顾自己。虽然我自己这方面做得也很糟糕,毕竟一直是一个人住……不过,如果是为了小姐,我会努力的。”












评论(21)

热度(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