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刀剑乱舞全员刀剑×你]修罗场日常

@窗边的豆子000 刀剑们都是小天使,修罗场什么的不是他们的本意(……)这样的设定。

出场的人太多了我不小心爆了字数,写得有点乱(……)一发完结。

甜糖向,全员刀剑×你



“也就是说……大将想要为了慰劳我们举行夜樱宴?”大和守安定看着捧着茶杯站在廊下享受日光浴的三日月宗近,皱着眉头说道,“然后我和三日月被交托了在特定的时刻召集大家的任务是吗?”


三日月在此时转过头,望着说话的大和守安定和长谷部,眼中带着浓浓的笑意:“哦呀,真是乱来的组合。不过我可是会好好执行小姑娘的命令的,安定君呢?”


“……不可能拒绝的吧。”大和守安定扭开脸,声音越来越小,“我相信大将一定有她自己的想法。长谷部君,请帮我转告大将——”


“等等。”长谷部黑着脸打断了他的话,在大和守安定投来疑惑的目光时移开视线,莫名其妙哼了一声,“别指望我会替你说,给我拿出打倒敌人的气势向大将传达感激涕零的心情听到没有?”


“哈哈,居然在想要睡午觉的时候听到了这么好笑的笑话,根本睡不着了嘛。”


大和守安定还没来得及说话,鹤国永丸从庭院里的樱花树上跳下来,肆无忌惮地嘲笑起来:“长谷部还是一如既往的缺乏必要性的常识呢,难怪大将从前几天开始就不再让长谷部担任近侍之职了……”


在长谷部彻底炸毛之前,三日月笑眯眯地插话:“哎呀,是发生了什么有趣的意外吗?”


鹤国永丸暧昧地微笑,说道:“要交换秘密吗?三日月,你是那天晚上寝当番事件的知情人吧。”

大和守安定:“……咦?”

长谷部:“什么?!”

三日月眯起眼睛,以袖掩面,声调慵懒:“哈哈,老人家记性不好,鹤丸殿恐怕要失望了。”

长谷部:“喂,你们别走啊,谁来告诉我寝当番是怎么回事?”




赏樱宴上,你喝得稍微有一点多,是的,稍微一点多而已。


“果酒甜甜的好好喝……”


以前一直不让你喝酒的长谷部在旁边看着刀剑们——尤其是以烛台切为首的几个太刀一杯一杯地灌你酒,觉得心塞塞的,他已经忍无可忍地拍了好几次桌子,大喊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都被你驳回了,“偶尔喝醉一次没关系啦,长谷部你不要那么死板。来,小夜,干杯~”


你从小夜没什么表情的脸庞看出一丝担忧的情绪,真可爱啊,这孩子,摸头安慰一下:“别担心,我可没那么容易醉。”脸红了,简直超可爱,想要抱住亲一下。

这时候五虎退不知道被哪个刀剑推了一把,跌跌撞撞地向你扑过来,少年脸颊酡红,眼神迷离,一看就是喝醉了:“大、大将……我我我也要……”


你看见他手里拿着一个红苹果,吃惊得睁大眼睛,不会醉到那种程度……吧?


谁撺掇五虎退喝酒的,小心被一期一振拖出去打死啊。


“大将……干、干杯……”五虎退举起了那个看起来很好吃的苹果,露出难得一见的灿烂笑容。


你认命地闭上眼,用杯子轻轻碰了一下苹果,不自觉微笑:“干杯。”


五虎退心满意足地“咔嚓”咬了一口苹果,然后被一期一振揪着领子抓起来。青年优雅地低了低头,对你说道:“给大将添麻烦了。一会儿没注意,这孩子听了某个人的花言巧语一口气喝了好几杯酒,说什么想用酒壮胆对大将说几句话。如果不麻烦的话,能听听这孩子的声音吗?”


你愣了一下,看着五虎退。


“……喜欢大将,喜欢、对我们一直很温柔的大将……想要大将一直陪伴我们……我们会努力地为大将战斗的……什么都可以做的……”


五虎退的声音渐渐减小,说着说着就睡着了。几只老虎跑过来轻轻咬你的衣角,把你往五虎退的方向拽。


你顺着这股力道被拉过去,看着睡颜天真无邪的五虎退,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好啊。”

“不胜感激,大将。”一期一振把五虎退安置好,转身对你露出温柔的笑容,“平日里就承蒙大将关照良多,一直没有机会表示感谢。我一直觉得,能来到您的本丸为您战斗,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我敬大将一杯。”


青年挺拔修长的身姿被月光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他举起酒杯,朝你微微一笑,仰头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大将。”

“好巧,一期君也在这里啊。”

你望着端着酒杯插进来的三日月,有点怀疑:“……杯子里装的真的是酒?”

“哈哈哈,当然是酒啦。如果大将不相信,要不要亲自来尝一尝?”

三日月把酒杯递过来。


你:“……间接接吻我还是知道的。”


“在此等风雅的宴席上,以茶代酒未免太扫兴了。”歌仙兼定也过来了,他看了一眼三日月,“我和三日月君对饮如何?”


你看着把三日月拉走的歌仙兼定,有点遗憾,本来还想夸一下歌仙兼定平时泡的茶很好喝呢。


“哈,为什么我非要和大将喝酒啊?走开,我不想和任何人搞好关系,就算是……唔唔……”被几位刀剑强行架过来的大俱利伽罗嚷嚷着。


鹤国永丸擦了擦额头的汗,呼了一口气:“不仅是脾气很大,力气也不小嘛。”

加州清光赞同地点了点头:“没事吧?安定。”

大和守安定摇了摇头:“没事,希望那家伙能坦率一点。”


大俱利伽罗被扔到你面前。


你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犹豫了一下:“大俱利很可靠呢。”


大俱利伽罗瞪大眼睛,脸颊浮现一丝绯红。

“说、说什么啊。”

你:“战斗辛苦了。以后好好相处吧。”

“嘁。”大俱利伽罗转开脸,“也不是说不能好好相处……”

你看着悄悄竖起耳朵的刀剑们,露出笑容:“那太好了。以后、也拜托你们了。”





评论(4)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