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文字向乙女游戏]七日(太宰治路线BE血月)

这是一个文字乙女游戏。会根据留言选择哪一个选项写后续,一起来愉快地刷刷刷吧。

*A:沉默(2)

*B:聊关于天气的话题(2)

*C:说自己是神明大人的使者(13)

看到选C的小天使们那么多,我QAQ,实在太不幸了,哒宰路线BE是最多的(捂脸)。老实说,上个选项蛮考验运气的(……)不是小天使们的错啦,是我给的信息太少了,这章整合一下情报,然后透露一下内幕(……)不怕,我们读档重来,干巴爹~
PS+PS:别害怕,BE死亡结局大概只有这一个……咳咳,原因一是哒宰好感度没刷够,原因二……外挂没来及上线。




——*C:说自己是神明大人的使者

如果这里回答:我是从异世界穿越过来的。

以太宰治异于常人的脑回路说不定就真信了你的鬼话(……),然后他问你来干什么呀。回答:跑来这里给人讲了一个故事,愉快地剧透了一把,然后一边吃吃喝喝一边等着返程票到手回家。

……你顿时觉得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说真话的自己是个傻逼,加粗加长还描黑的那种(……)

于是,你一本正经地胡扯道:“其实我是神明大人的使者哦。”

太宰治打开新的蟹肉罐头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抬头看了你一眼,微妙的目光中仿佛夹杂了一丝审视的意味,慢慢扬起唇角:“……小姐是在开玩笑吧?差一点就被小姐骗到了呢。”

想到那个比被称为万能许愿机的圣杯更加慷慨大方(……)的调查问卷可能出自某位神明无聊之时的手笔,你不得不把“哈哈哈我当然是在开玩笑啦”这句话咽下去。

皱起眉思考了一下,你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

太宰治像是突然对这个话题产生了兴趣,语气充满好奇:“小姐相信神是存在的吗?”

就算问你这种深奥的(……)哲学问题,你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啦。

“……”

尴尬地沉默片刻,你果断转移话题:“我第一次来横滨,太宰君有推荐的地方吗?”

太宰治:“那要看小姐对什么比较感兴趣了。这里好玩的地方很多呢。”

察觉太宰治没有追根究底的意思,你暗暗松了一口气。

……唔,太宰治推荐的地方听起来都很有趣,明天的行程看来可以决定了。

深夜,被黑暗笼罩的房间划过一道冰冷的银芒。

你:“?!”

疼痛仿佛被延迟了,最先感觉到的反而是深入骨髓的寒冷,黏稠腥甜的液体滴滴嗒嗒从唇角滑落,从胸口涌出鲜血。溅落在榻榻米上的赤色在迷蒙的月光中有种妖异的美丽。

——BAD  ENDING 血月

*幕间

悬在夜空的圆月仿佛被蒙上了一层血色。

太宰治接通电话:“目标死亡?哎呀,看来是有人按耐不住动手了。都说了不关我的事,是一群贪婪愚蠢的鬣狗派来的暗杀者干的好事,宁可错杀也绝不放过一个,这不是他们一贯的做事风格么?诶诶诶,好过分的指责,我可没有故意不好好做任务……什么证据确凿,我~没~有~听~清~”

太宰治:“任务没有失败了啦,那个女孩又不是我们的目标……要是这么容易被杀掉,首领就不会那么头疼了……是你没有给我开口的机会哦。现有的情报太少了,只能用最麻烦的排除法。对了,那边后续处理工作就交给你了,我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是否载入最新存档?

——是。

*A:沉默

*B:聊关于天气的话题

*C:说自己是神明大人的使者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