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乙女敦/乱步/太宰/森鸥外×你]圣诞节彩蛋~

恭喜你获得圣诞节彩蛋,是/否拆开?


♥文豪野犬乙女向敦/乱步/太宰/森鸥外×你


♥不同口味超级超级甜的糖。


♥芥川、中也和小姐姐们放在下一篇吧,本来想零点发的,太困了。


♥今天是圣诞节,但这篇我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开始写了。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在这个地方写文以来,嗯,怎么说呢,我很开心,看到你们的评论很开心,文被点赞被粉了也很开心。


一开始就说了嘛,写文很寂寞,所以把文发出来就是想和小天使们说话。当然啦,和我说话的什么的比点赞更让我觉得高兴(哇呜,不小心说出来了,划掉划掉,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就好了>3<)


最后,小天使们~圣诞快乐♥我爱你们(害羞捂脸)




中岛敦×你



“这是……茶泡饭?”中岛敦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瓷碗,雪白的米饭配上翠绿的茶叶和细长的海苔,熟悉的香气飘散开来。


你满脸通红,很小声地解释:“嗯,别的都做得不好。这个很简单,所以就……敦君会不会很失望?”


“怎么可能觉得失望啊。这可是小姐特意为我做的,开心得要哭出来了还差不多……”


中岛敦用力摇了摇头,说了一句“我开动了”,端起碗很认真地吃了起来,虽然用认真形容可能有点奇怪,但是看着少年仿佛品尝什么美味一样心满意足的表情,你确实地感受到自己的心意被珍视着,嘴角情不自禁绽开微笑,喃喃道:“真的?敦君能喜欢实在太好了。”


“诶,敦君……你哭了吗?难道是我不小心加了芥末,等等,我去给你拿水。”


你想要站起来,手腕忽然被拽住了,下一秒身体落入一个单薄却温暖的熟悉怀抱。


中岛敦把毛茸茸的白色脑袋埋在你脖颈侧,滚烫的温度从相贴的肌肤传递给你,感觉到那一点点冰凉的湿意的你一动也不敢动,小声呼唤恋人的名字:“敦君?”


“……嗯。”中岛敦的声音闷闷的,仿佛在极力抑制着什么,“我喜欢小姐,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你慢慢放松身体,指尖轻轻触碰中岛敦的发丝,然后将手掌覆了上去:“啊,我知道了。”


“我想要小姐一直陪着我,这个圣诞节、还有下个圣诞节、下下个、下下下个,直到小姐厌烦为止。我知道只有小孩子才做永远这种幼稚的约定,可是、可是——”中岛敦猛的收紧手臂,少年清亮的声音变得坚定。


“——不好好说出来是不行的啊。我想要和小姐一起迎接无论怎样的未来。呐,我可以向小姐提出这种任性的要求吗?”


中岛敦屏住呼吸,紧张地看着你。


你回抱住中岛敦,轻声回答:“啊,是敦君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圣诞节快乐,小姐。”


“圣诞节快乐,敦。”



乱步×你



“啊拉~你来了啊。哦,刚刚来的。”乱步伸了个懒腰,有些孩子气地鼓起脸颊抱怨,“在被炉里睡了个午觉,睡得好舒服~要不是知道小姐会来,我根本不想出来的。”


来给乱步惊喜的你:“……果然失败了啊。”


你略微懊恼地叹了一口气,迎上乱步困惑的目光,摇了摇头:“没什么。这是送给乱步君的圣诞礼物。圣诞快乐,乱步君。”


乱步一副“哼哼一切全在名侦探的意料之中”的得意表情,一边拆礼物,一边兴奋地说道:“哈哈猜对了,是圣诞限定的黑糖蛋糕。”


你毫不违心地夸奖道:“乱步君好厉害。”


被顺毛顺得很开心的乱步眉开眼笑,理所当然的神气:“当然了,我是世界第一的名侦探大人嘛。”


你露出微笑:“那我先走了,晚上见,名侦探大人。”


乱步忽然睁大眼睛,嘟囔道:“笨蛋,等一下啦。嘛~告诉你也无所谓,你要乘的电车会晚点二十分钟,外面那么冷,小心被冻僵。”


你惊讶地抬头:“乱步君是在……担心我?”


乱步别过脸:“……我可没那么说。”


你绽开微笑:“乱步君,谢谢。”


“对了,给你。”乱步把桌子上用缎带束起的礼物盒递给你,解释道,“这个是蛋糕的回礼。”


包装纸上的骑着驯鹿的圣诞老人对你顽皮地眨眼睛。


你压根没想到会收到乱步送你的圣诞礼物,不由得有些怔怔:“……那我就收下了?”


吃蛋糕的乱步不在意地挥手:“尽管心怀感激地收下吧。”


乱步想起什么,抬头望着你:“明天小姐还会来的吧?”


“……会来的哦。”你对上乱步的视线,深深地微笑,“名侦探的话没可能出错的。”



太宰治×你


雾蓝色的天空静静地飘落晶莹洁白的雪花,宛如纯白的蝴蝶在你和太宰治十指紧扣的双手之间翩跹。


你和太宰治并肩走在圣诞雪夜的街道上,从店铺橱窗透出的暖黄色灯光投射在青年俊秀柔和的面孔上,他毫无预兆地弯下腰,凑近你的脸,满溢笑意的细长鸢色眼眸清晰地倒映出你的身影。


“小姐在想什么?一直盯着别人看却不说话很失礼哟~”


你:“诶,在想太宰君的事。”


太宰治唇角上扬,夹杂了轻柔笑意的吐息化为一团白色雾气:“呼~不得不说,小姐的答案真是让人愉快。”


冰凉的雪花温柔地触碰你的脸颊,意外地清爽,你轻轻闭上眼睛。


“不是的……像这样和太宰君一起走在街上,有种一直以来的疑问得到解答的奇妙感觉。”


太宰治怔了怔,轻快地发问:“关于我的疑问?”


“嗯。”


你看着太宰治,认真地说道:“太宰君是可以获得普通意义上的幸福的。”


太宰治露出类似困扰的微笑:“那小姐觉得什么是普通的幸福呢?”


你别过隐约有点发烫的脸颊,声音轻极了:“……像现在这样。”


太宰治似乎很疑惑地歪了歪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哎呀,声音太小没听见呢,小姐再说一次吧。”


你:“……”


太宰治唇角弯了弯:“既然小姐不肯说,那就换我来说好啦~”


“第一句想对小姐说的话。”太宰治抬起你的下巴,吻了上去,浅尝辄止的吻,仅仅是唇瓣间的轻触,温柔得不可思议,“圣诞快乐,这么寒碜的圣诞礼物可不要嫌弃啊~”


“第二句想对小姐说的话。”太宰治再次吻了上来,舌尖细致地描绘你的唇形,语调宛如轻柔的叹息一般,“我啊,很中意小姐哦。”


“第三句想对小姐说的话……”太宰治伸出食指抵着嘴唇,单眨了一下眼睛,对你露出微笑,“保密哦~”






森鸥外×你



港口黑手党BOSS森鸥外的办公室堆满了包装异常华丽精致的礼物盒。


你:“这是……?”


森鸥外:“哦,这些啊,是和港口黑手党有生意往来的组织送来的圣诞礼物,我已经让部下仔细检查过一遍了,没有混入危险物品。喏,这是整理出来的礼物单子,不介意的话,小姐挑喜欢的拿吧。”


太夸张了吧,怎么连那种东西都有。你翻了翻足足有十几页的单子,看着会计部门估算的礼物大概价值金额后面那一串零,觉得一阵眩晕。


以欣赏你动摇的表情为乐的森鸥外很愉快地笑了起来:“当然了,小姐都喜欢的话,全拿走也没关系哦。”


你郑重拒绝道:“不必了。那些奢侈品我拿来又没什么用处,而且也不怎么喜欢。”


森鸥外遗憾地叹了一口气:“唉,小姐真难讨好啊。”


你沉默片刻:“是么,我觉得……还挺容易的。”


说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你声音小得不能再小。


森鸥外望着你,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这样啊,我明白了,小姐很好懂这一点真不错呢。”


你:“诶?”


森鸥外对你招了招手,轻笑:“过来。”


你犹犹豫豫走过去,却被森鸥外压倒在办公桌上动弹不得,他摩挲着你的唇瓣,颇具暗示性意味地问道:“接下来,小姐想要我怎么做呢?是×××还是×××或者××××××小姐的反应也很好,嗯,好难抉择……”


你:“想要你停……唔啊……”


森鸥外微笑着撩开你额头被汗水浸湿的发丝:“还满意我的圣诞礼物吗?小姐。”


你:“我要退货!”


森鸥外:“驳回哦~之后该轮到我来接收来自小姐的圣诞礼物了吧。”


你:“等等,我有准备别的——”


森鸥外挑眉:“不必了。像小姐之前说的,别的什么我也不怎么喜欢。小姐把自己当作圣诞礼物送给我就好。”


你:“……小气又记仇的首领大人,你的部下会为自己的上司是个幼稚鬼哭泣的。”


森鸥外:“真遗憾呢,我只想让小姐一个人为我哭泣呢。不仅限于床上哦。”


评论(6)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