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太宰治×你]毒之花

*死亡梗。

*然而我觉得是治愈向(微笑



武装侦探社接受委托追查贩卖人体器官的组织,被剿灭的组织残党袭击了和太宰治来往密切的你。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意外。


本来是的。


但是意外之所以是意外,正因为超出任何人的预料,包括看上去无所不能的太宰治,硬要解释的话,那一定是以某一个契机为初始,如多米诺骨牌一般连续引发的巧合。


以最快速度赶来的太宰治把满身鲜血的你抱上车,平稳清朗的声音带着一丝连自己也没察觉的颤抖:“小姐,我带你去找与谢野,这次一定能赶得上。”


大量失血让视野变得模糊不清,你费力地抑制住咳嗽的冲动:“我、知道的……”


来不及了,不如说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因为有想对这个人说的话。


不说不行。


太宰治看着你唇角流露的微笑,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细微得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声音有着一丝哀求的意味:“拜托了,小姐,什么都别说,不管为了谁也好,再努力一下就能得救了,我已经不想再看见重复的结局了啊……”


你摇了摇头,嘴唇轻轻翕动。


“……”


太宰治闭了闭眼睛,俯身在你耳边,静静地倾听——


你:“……笨蛋,我原谅你了。”


原谅你没有我喜欢你喜欢得那么多。


原谅你不爱我。


最后、原谅你将我拉进你的世界,害得我好多愿望没有完成就死掉了。


晚安,太宰君。


太宰治手掌覆在你的眼睛上,滚烫的液体一滴滴砸在手背上,他却仍是勾唇:“说什么傻话,会喜欢我的小姐才是笨蛋吧。”


感受到你柔软的睫毛缓缓擦过掌心,太宰治轻声回答:“晚安,我的小姐。”


评论(5)

热度(95)

  1. 今晚月色真美木之鹤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