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zero+fate/stay night]这个圣杯战争一定有BUG(一)

*日常流水账

*吐槽欢乐向。

*试阅


“早上好。”我的视线移向房间的某个角落,打了个招呼。


一阵熟悉的魔力波动在空气中扩散,蓝色紧身衣的枪兵解除灵体化现身,神清气爽地冲我打招呼。


“哟,早上好,小丫头看起来精神不错~”


怎么可能精神不好,都睡了一天一夜了。


我不满地抗议:“用那种称呼很没礼貌的,要叫我master啦。”


英灵对我的话语熟视无睹,抱怨道:“像这样整天什么也不干,我无聊得快要发霉了。好歹让我去侦查一下别的英灵的踪迹,打几架过过瘾嘛。”


我托着下巴,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库丘林,露出微妙的表情。


“干嘛?”库丘林大概被我看得毛毛的,扬了扬眉毛问我。


我心虚地咳了一声:“我没说过吗?”


库丘林:“啥?”


我说:“我想要拜托你的事情。侦查冬木市的几个地点找到参战魔术师。根据情况,自行判断是否战斗。”


库丘林嘴角抽抽:“……你当然没说啊。”


我:“哦,那我忘记了。”


库丘林边磨牙边上手撸了两下我的头毛,把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彻底揉成了鸟窝:“以后有事早说,白白浪费了获取情报的好机会。”


我:“……唔嗯,话是这么的说啦……”


情报已经在我脑子里了,你去侦察就是走个过场,话到嘴边,我憋回去了。没法解释的东西太多,不如不说。


我打了个哈欠,缩回被子里,视线转向库丘林:“路上小心。回来的时候别忘了帮我买午……不对晚饭。”


库丘林:“唉,老子以Lancer职介现世可不是来给小姑娘当保姆的。”


意外地很会照顾人这一点真好呢。


我:“那就拜托Lancer了。”


库丘林挥了挥手,灵体化消失在房间里。


来回翻滚了几下,我睁开眼,呆滞地望着天花板:“糟糕,补觉不太多睡不着了……”


闭着眼从床头摸到手机,屏幕上未读信息的提醒闪闪烁烁。


(三十二条消息未读From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我回复:早、早上好?


没过几分钟。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不好,我这里是晚上。说吧,一直不回我消息想怎么死(冷酷.JPG




回复:通宵打游戏,不小心睡过头了==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你不会真想把第四次圣杯战争睡过去吧(心累.JPG





回复:很可能。反正Lancer很能干#^_^#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


回复:回去一起通关《ZOMN》。那个34层迷宫的最终BOSS太坑爹了,我都死了N+1次了(黑化微笑.JPG,这个游戏绝对有BUG,我要投诉游戏公司!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无言以对……完全在状况之外啊(扶额)




回复:我又不想要一个装满黑泥的圣杯o(╯□╰)o



回复:啊,刚刚想起来。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有种不妙的预感,说。



回复:可以一起通关游戏的小伙伴人选。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谁?




回复:Archer,就是吉尔伽美什啦。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开玩笑?




回复:认真的。并且正在思考方法。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珍惜生命,切勿作死。




回复:想了想,好麻烦,还是算了吧。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好想吐槽,重点是麻烦么?




回复:差不多吧。Lancer要回来了,回头聊。



我:“这么快就回来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Lancer神色难得很严肃,身上带着未散去的血腥气:“我发现Caster了。”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