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zero+Fate/stay night]一定是我打开圣杯战争的方式不对

*与《[Fate/zero+Fate/stay night]这个圣杯战争一定有BUG》相对的平行世界,召唤从者Archer(红茶)


*日常流水账,吐槽欢乐向。


*开场红茶视角是不能当真的,这年头的脑补帝真是越来越多了(唏嘘)


*我并没有一次开很多坑,这是以前写的,翻出来之后我???(原来我还写过这玩意?)……(瞄一眼)然后,后续呢?后续在哪里?我[屏蔽不和谐词语若干]被自己坑惨了。


#这个组合相性这么好简直不科学#





冬木市,某个家庭旅馆的套房。



“红茶,晚上我想吃可乐鸡翅。”



无聊地翻书的少女忽然提出要求,在厨房里刷碗的白发褐肤、青年容貌的英灵额头爆青筋,秀丽的薄唇吐出一连串刻薄犀利的语句。



“不要随便给别人起外号。还有这种理所当然要求我做这儿做那儿的态度是怎么回事。我可没有做家务的义务哦,Master。”



少女毫不在意地“嗯”了一声,把书合上,翻身在榻榻米上睡着了。



少女逐渐均匀的呼吸声听得Archer头痛不已,回头果然看见房间里榻榻米上安安静静缩着的一小团,看起来乖巧极了。



Archer扶额叹了一口气,说话时不自觉压低声音:“摊上这么喜欢给人添麻烦的Master真是糟糕透顶。”


虽然是抱怨,但由于话中掺杂的无奈意味太多,听起来好像监护人吐槽自家孩子太熊。



不必用孩子气之类的词语形容,自家Master实际上就是未成年人。想到这里,Archer不由得为自己没有被召唤之后立刻强制让少女从这场根本就没有胜利者的圣杯战争退出而感到后悔。



后悔?真的后悔吗?



Archer想要嘲笑自己虚伪。


被召唤之后,Archer立刻发现Master的提供给他的魔力几乎满溢,但他随即意识到少女只是一个普通人。


少女看着他一本正经地说“我的愿望在刚刚已经实现了。Archer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吧。”



Archer哑然失笑。



“虽然有些失礼,但Master不觉得很自己的话很可笑么?从召唤出从者的那一刻起,就你意味着选择战斗,不、是必须拿起武器战斗,否则就会被身为敌人的魔术师毫不留情地杀死……唔……?”



Archer瞠目结舌,难以置信:“……Master?你在干什么?”


少女莫名其妙地看着Archer:“打游戏啊。”


“无事一身轻的感觉真好。”少女旁若无人地拿出游戏机,手指噼里啪啦按键,自言自语,“好,就从上次的存档点开始,干巴爹~”



Archer:“……”



少女聚精会神地打游戏,期间Archer搭话失败,干脆灵体化隐身了,犹豫了一下,他没有选择离开。



如果……是真的,这位不会有利益冲突的Master或许是不错的合作对象。默默注视着少女的Archer如此想到。



手机消息提示音忽然响了起来,大概经历了一番激烈的心理斗争,少女叹着气把游戏机放在一边,抬头刚要拿起手机。



“诶……Archer?”



少女一脸讶然,好像在问你怎么还在这里?



Archer满脸黑线。



不对、他不是灵体化并且隐匿了气息吗?居然准确无误地找到了他的位置?



少女眨眨眼,没再说什么,低下头回复对方。



Archer移开视线,他可没有偷窥别人隐私的爱好。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召唤出Lancer了吗?



回复:没有,是Archer。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同情眼神.JPG



回复:Archer会做饭,做得还很好吃(微笑.JPG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会心一击)可恶,我也好想要做饭好吃的从者==



回复:不,他还在观望中,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最好把Archer留下来。好歹是圣杯战争……Archer就是个傲娇属性的笨蛋,你认真的话,分分钟就能攻略成功。



回复:不想认真。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我也是……不想[警告:敏感词汇已自动屏蔽]好想辞职……



回复:入手了在那边已经绝版的游戏。我会怀着虔诚的心情慢慢玩的。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果然……只会在玩游戏的时候认真,心疼Archer三秒,不能更多了。



回复:???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 ! !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麻烦又找上门了,我去处理一下。



回复:嗯。





我:“你在吧,Archer。”


Archer默不作声地现身,我思考着措辞,决定直奔主题:“要留下来吗?”



我胸有成竹地给出了一个很有说服力的理由:“我是一个好人。留下来也没关系的。”



Archer:“……”


评论(10)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