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你]神隐

*文豪野犬全员神隐梗。你是巫女设定(其他人慢慢写吧……)


*写不出来肉的迷之产物,再给我一点时间……(跪地)


*不太清水。原因↑↑↑尺度并不大。不用放链接……吧?


*私设如山。乱七八糟的设定搞得我也很羞耻==












神隐,因为被神明过于喜爱,所以将你的存在从世间抹去。从此,你的名字、你的容貌、你的笑容、你的过去,你的所有都将属于深爱着你的神明。



你愿意么?







“我不愿意,请放过我,神明大人。”你跪在真名为太宰治的祸津神面前,声音带着一丝微弱的颤抖。



在神明面前,人类的挣扎无异于上演舞台剧的滑稽小丑,拼尽全力的反抗不过是神明无聊时的调剂品。



右眼被绷带遮住的青年笑着歪了歪头,俯下身拥抱你,语调却冷酷到极点:“为什么不愿意?人类为了平息神明的怒火献上珍贵的祭品,也就是身为巫女的你——”



你痛苦地闭上眼睛。



巫女的诞生始于人类与神明约定俗成的交易。



“——人类抛弃了你,他们对你并不温柔。我却会将你当作珍宝小心爱抚、时刻置于掌心把玩。难道说……你不喜欢被温柔地对待?或者必须用更加粗暴一点的方式才能让你感受到我的宠爱么?”



太宰治说着,压住你的手脚,用牙齿啃咬你的肩膀,修长的手指毫不留情地在你的肌肤揉捏出青紫色的痕迹。



“唔啊……请、请原谅我的……唔……无礼……神明大人。”你全身颤抖,几乎用尽力气。太宰治舔舐着你沾满泪水的睫毛,连同你的喘息和呻吟一起吸吮殆尽。



“叫我的名字。”太宰治舔吻你的脖颈,声音沙哑性感。



神明的真名拥有力量,若是将真名诉之于口,便是相当于呼唤神明降临。



你曾经大着胆子问了这个问题。



“被用真名呼唤是什么感觉?”太宰治意味深长地笑了,“以前嘛,好多人整天在耳边唠唠叨叨要我杀这个惩罚那个真是吵死了,就想办法屏蔽掉了。后来觉得你在床上呼唤我的真名实在别有一番情趣~”


对话无疾而终。



太宰治的声音宛如从水面之上传来。“叫我的名字。”



“太宰……”你瞳孔失焦,情不自禁蜷起脚趾,发出小动物垂死时的悲鸣。



太宰治抚摸你颤动的脊背,问道:“为什么不愿意?”



“因为我爱着您。”



“明明爱着我,却拒绝属于我?”



“您宠爱我,却并不爱我。您只是太孤单,想要一个人陪伴您。”


“人类是比您想象中还要贪心的生物啊。得到了一丝温柔,就渴望更多。被特别对待了,就想要独一无二的爱。”你的眼眸雾气般朦胧。



“我……唯独不想被您讨厌。”



“真是个小傻瓜啊……神的生命很漫长。”太宰治语气平静,“漫长到我让我厌倦,我曾经一度想要成为人类,无论多么丑陋,至少人类拥有死亡。死亡是神明对人类的恩赐,又有什么来救赎神明呢?在你眼中,神明大概是无所不能的吧。”



“不是的。”你轻声说道,“您……不、太宰,大概忘记了。我很小的时候在被废弃的神社遇见过你一次。”



那个坐在长满藤蔓、杂草丛生的墙壁上的少年黑发被风吹动,微微眯起眼,眺望不知名的远方,神色寂寞得让人心口发紧。橘红色的夕阳在他身后投射出虚无的影子。



“我那时在想,那个大哥哥一定有什么烦恼的事吧,如果我能帮帮他就好了。”



“你做到了。”太宰治一点点吻去你的泪水。



你迷茫地望着太宰治:“我真的做到了吗?”



“嗯,你做到了。”太宰治满足地叹息一声,低声道。



他顿了顿,说道,“我没有以神明的身份爱过任何一个人。”



“我知道的。”


“人类的爱和神明的爱并不一样。”


“可以理解。”你点点头。


“即使如此,还是想要吗?”太宰治伸手盖住你的眼睛,不让你看到他现在的表情。


“嗯。非常想要。”你犹嫌不够,补了一句,“心脏扑通扑通得都要从胸口跳出来的那种程度。”



“……这么说会让我想吻你的,巫女小姐。”太宰治抬起你的下巴,唇瓣贴合,温存地摩挲。



“那么,我爱你哟~”



你惊愕地瞪大眼睛,脑袋一片空白。



太宰治唇角扬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这是练习哦。”



“以后还有无数次的练习~请多指教,我可爱的巫女。”


评论(11)

热度(203)

  1. 今晚月色真美木之鹤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