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zero+fate/stay night]这个圣杯战争一定有BUG(二)

*日常流水账,这一章比较严肃(?)我就不打欢乐吐槽向标签了。

*体会了一把快写完了、因为太困了不小心点了不保存的感觉,想死=_=

*  @嘉嘉是病美人 我应该早点更的QAQ

*不知道有没有把大狗写得可靠又帅气。

*光靠聊天式对话我能水一章,简直是刷不想写剧情的大杀器。









Caster职介的英灵非常难缠。



库丘林深谙这一点。



如果Caster和他的御主不是无可救药的笨蛋,大概会立刻着手阵地制作,增加战力(炮灰),扩大己方优势。



在自己的那个时代,可以被比喻为魔术师心脏要害的魔术工房危险级别绝对只比怒气值满格的斯卡哈师傅低那么一咪咪。




当然,Caster的短板也非常明显——个人实力不高,主要倚仗召唤出来的强力打手,如果被战斗力爆表的Lancer职介的英灵近身,那就是分分钟被遣送回英灵座的节奏。魔术师可都是脆皮货。



要不要摸进去干掉Caster?



库丘林想到了因为嫌麻烦很少使用的卢恩魔术,露出牙疼的表情,又想起自家对圣杯战争兴趣薄弱的御主,他无奈地抓了抓头发。



真没办法。谁叫阿尔斯特的传统是服从御主——自己又恰好很中意那个小姑娘做自己的御主。



指尖在半空勾勒出的卢恩符文散发出红色的魔力光芒,随即消散成细碎的光点。嘛,和预想中差不多的位置,像老鼠一样躲藏在下水道里的Caster,想想就提不起战斗的兴致。



没办法。库丘林半垂着野兽般猩红的瞳,唇角挑起一丝懒洋洋的笑意。Master欠缺的干劲只好由自己补足了。



先去探探路。



库丘林吐掉口香糖,蓝色的概念礼装取代了现世的常服,青年脸上漫不经心的表情隐没在一片黑暗的阴影里,他握紧爱枪,微微弯腰,弓起的身体宛如绷紧的弦。



“好了,该干活了。”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



回复:?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



回复:??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



回复:???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呵呵,这一定是幻觉。

说什么不小心用了令咒,命令Lancer把Caster干掉了,不可能的哈哈。




回复:是真的。

描述一下就是——不小心、情不自禁、非常生气。

如果不是Lancer在,我不确定会不会把Caster先[×××××××××××]后[×××××××××××]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已经暴露了吧喂。打码部分是什么鬼==

Caster做了什么?




回复:虐杀幼崽。


简直、不可饶恕。



回复:……我并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杀气森森啊。

世界主干相同,在细节会有分叉很正常。

对了,Lancer怎么会让你看到那么血腥的……?



回复:意外。

大概Lancer也没料到Caster会那么疯狂。

Caster的真名是吉尔斯.德.莱斯。很好。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不会吧……你是想……



回复:嗯,死一次怎么够?

如果不是无论杀死多少次,英灵座上的英灵都不会真正死去……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冷、冷静。

吉尔斯.德.莱斯……等等想起来了,他是贞德小姐生前的部下,大概被贞德小姐的死刺激过头,脑袋出现了毛病。我们不要和脑子坏掉的人一般计较。



回复:……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不过,杀个一两次无所谓……吧?




回复:不是,我在想。

如果再认真对待一点……如果不那么相信已知的事情一定会发生……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没必要为无可挽回的事情叹息。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我们说到底只是旁观者。




回复:……嗯,我知道。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使用令咒之后,你基本已经暴露在参加圣杯战争的魔术师眼中。打算怎么做?



回复:先去打游戏冷静一下。




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


……

……

……


混蛋亏我还那么担心你!


友尽。



回复:再去游戏中心偶遇一下通关游戏的小伙伴Archer……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今天也想辞职不做Master已经下线。]



回复:^_^





少女把手机握在手里,沉默许久,呼唤Lancer。


“抱歉,今天让你担心了,Lancer。”



“这种让人不耐烦的客套话还是免了吧,既然承认你是我的Master,保护你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库丘林认真地看着少女,“我说,小丫头,想哭就哭吧。”



“我这种久经战场的战士看了都觉得不舒服。何况是你一个小姑娘,没什么丢人的,哭吧。”



库丘林有点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我啊,很不擅长安慰人,根本拿女人的眼泪没办法。就是看你要哭不哭的样子老子心里堵得慌之类的。真是的,说得这么乱七八糟,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懂……”



“……嗯。安慰人的水准真的很烂这一点我明白了。”



库丘林:“喂喂,我可是好心想要安慰你。”



少女抬起头,露出柔和的微笑:“谢谢你,库丘林。”



“这个时候叫名字也太犯规了……”库丘林嘀咕着,嘴角上扬。


评论(1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