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乙女向]和某枪的同居碎片

*Lancer(库丘林)的专场。


*我不知道这是啥(坚定)


*毫无逻辑的碎片。


*还是很纯洁的(认真点头)


*嘘。






hhhhh


被压倒在塌塌米上,泛着迷人光彩的赤色的瞳孔牢牢锁定着被捕获的猎物,带着一丁点肉食性猛兽的兴奋,舌头顺着少女柔顺开启的唇瓣滑入,毫不留情地侵占她口腔的每一寸空间。




虽然感觉不适,少女依旧极力迎合从者狂风暴雨般急促的掠夺,纵容他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啊。




挂满泪珠的眼睫让视野变得有点模糊,慢了半拍察觉到英灵身上的概念武装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少女紧张地闭上眼睛,脸颊发烫。和服的腰带被扯开,凉意从裸露的肌肤渗透到血液,感受到炽热的视线在身上流连,情不自禁缩了缩肩膀,好像瑟瑟发抖的小动物。




“哟,之前不是胆子很大嘛?”




英灵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调侃的笑意。




为什么这种时候要被他奚落啊,少女把脸扭到一边,耳根烧红:“这种时候就别废话了,还做唔……”




挑衅的话语还未出口,就被似乎要将她溺死在深海波涛里的长吻堵在了喉咙里,意识被燎原大火吞噬殆尽,大脑什么也无法思考。感受到略带薄茧的修长手指激烈地爱抚她的肌肤,粗重的呼吸声让少女稍微知晓英灵之前在做怎样的忍耐。




她有一丁点后悔了。




“抱歉,有点失控了。本来想通过说话分散一下注意力,温柔一点抱你的,但好像不行呢。”蓝头发的野兽在她耳边低语,“Master,要开始了哟。”



简直和开饭前宣布“我要开动了”没什么区别的话语,只会增添猎物的恐惧感……也许这正是那个男人的目的也说不定……


少女很快就没有思考的余裕了。



……


……



“唔啊……哈……也太严厉了吧……还不够吗……”


“哈,才做了几次吧。”


“……混蛋什么叫才几次唔啊……”



……



……


少女像一条被扔进锅里煎炸蒸煮的鱼,以为是解脱的时候,却才刚刚开始,到最后累得连喊停的力气都没有了。重复着差点失去意识、被嗯嗯啊啊弄醒的恶性循环,连昏过去都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幸福。



“Master的体力太差了。”


英灵伸了个懒腰,神色倦怠慵懒得像餍足的野兽。


少女愤怒地把枕头扔过去砸在自家英灵的身上。


“嫌我体力差,就不要做那么多次,懂不懂怜香惜玉啊,混蛋。”


蓝衣枪兵不怀好意地笑了笑:“Master看上去挺有活力嘛,看来我还是手下留情了,要不要再来一次?”


“不要……混蛋又是这招……”


少女的反抗理所当然被轻易镇压了。



——今天和某英灵的同居生活也一如既往地愉快呢。事后,少女揉着腰咬牙切齿在日记本里写道。


评论(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