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stay night+凯尔特神话]森林和太阳

*我会反省这种不断挖坑的行为的==

*本文后期剧情fate/stay night相关。


*背景捏造,库丘林还在赤枝骑士团的时候。


*世界观是fate系列没错。不要对这个时期大狗的节操抱有期待。


*主角可软妹可汉子,大部分时候都是正太(萝莉?)形态,所以不要在意性别,可爱的男孩子是没有性别的(喂)








弗格斯身后跟着一个外表漂亮柔弱的孩子,粗犷暴躁的大叔和可爱小正太的组合无比惹眼,吸引了赤枝骑士团一群闲的蛋疼、精力无处发泄的年轻人吹着口哨缀在弗格斯屁股后边看热闹。



从“弗格斯你什么时候换口味了”到“这孩子长得真漂亮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小姑娘”等等五花八门、千奇百怪的热烈讨论。



轻佻却没有恶意。



赤枝骑士团上下尊卑并不是那么分明,虽然大家凭拳头说话,但是更像是亲如一家的兄弟。虽然弗格斯是声名卓著的前辈,年轻的战士们也有勾肩搭背、嬉皮笑脸起哄、开前辈玩笑的的胆子。



弗格斯果然不恼,挨着个和年轻人打招呼,问几个年轻的战士:“库丘林那家伙在哪儿?”



年轻的战士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大概是酒馆?或者哪个女人的床上?找人打架也有可能吧?”



“他在河边练枪,我刚刚看见的。”一个年轻的战士插嘴,结束了毫无意义的争论。



弗格斯“哦”了一声,不怎么意外的模样:“我带这小家伙去找他。德鲁伊说,他是森林的孩子。”



这么含糊的说法,却没有人听不懂。在这个时代,神明虽然高高在上,却并不遥远,哪家女神被男人迷住啦,谁和谁为了谁争风吃醋啦、谁的情人跟别的神明跑了之类的风流韵事听得耳朵起茧。



具备神的血脉的人类不可能是什么平凡的家伙,战士们收起了轻视之心,仔细打量这个第一眼只是觉得漂亮的孩子,绿发绿眸,脸色极为苍白,唇色比惨白好上一点点,手脚纤细得好像一折就断,半垂着眼睫,紧紧抿着唇。



……好普通。



以战士的眼光评价,毫不客气地说,除了弱小得过分,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地方。



那孩子始终沉默着,一言不发,仿佛毫不在意外界发生了什么,即使是有关他自己也一样。



弗格斯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交代了一句“没事别打扰这小家伙”。




库丘林在河里痛快地冲了个澡。



“哟~弗格斯,这小不点是怎么回事?”他赤着精壮的胸膛,从头发不断向下滑落水珠,整个人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绿发的孩子情不自禁地喃喃道:“……是……么?”那声音模糊破碎,库丘林一下子没听清。



“你说什么?”



绿发的孩子摇了摇头,忽然抓住库丘林的手,要他弯下腰。



库丘林:“喂喂,小不点,我可不会给你当马骑的。”



那孩子还是摇头,也不肯放手,库丘林没办法,搔头自言自语“我难道很受小孩子欢迎?”,弯下腰看着那孩子漂亮的面孔。



绿发的孩子踮起脚尖,在库丘林的额头落下一个吻,稚嫩的声音显得无比郑重而虔诚:“愿森林赐予你祝福。”



无数浅绿色光点环绕在那孩子的周围,过了一会儿,他伸出手,将所有浅绿色的光点凝聚的一片绿叶握在手心,小心翼翼地递出去:“这个也送给你,可以治疗伤口。”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孩子大概买一送一送出了不得的大礼包。



库丘林微微露出苦笑:“弗格斯叔父,笑话也该看够了。给我解释一下刚刚究竟怎么回事不过分吧?”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