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乙女向中原中也×你]为你而写的故事

送给 @此木柴 你说想看chuya于是这篇咻地诞生了。

总觉得一想到小此这么喜欢中也,下手写的时候心情好微妙啊。为了小此也不能污(握拳)


口号是纯洁正♂直地调戏chuya(对)咦不对。


*你是中也迷妹设定。


*梗和情节都很俗不要嫌弃






你和中原中也就“幽灵用不用吃饭这一点”展开了严肃的讨论。



准确地说,是你单方面坚持自己需要吃饭。



中也和你对视了一会儿,默默移开视线,很烦躁的语气:“算了,想点就点吧,待会儿要是哭了我可不会安慰你。”



你欢呼一声,扑上去、哦不、你现在是幽灵形态,飘过去看中也手里的菜单:“中也最帅了,最喜欢中也了。”



中也:“啧。别那么大声说出来啊。”



你满不在乎地说道:“没关系啦,反正只有中也一个人听得到。唔,真难决定啊,两种甜品都好想要……”



中也垂下眼帘,慢慢解开袖扣,语气懒洋洋的:“那就两个全要,又不是养不起你。”



“真的?”


“……再啰嗦就不给你买了。”中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好像忘记了什么。



你皱起眉,像吃饱了的小松鼠一样鼓起腮帮子:“刚才太高兴不小心忘记了,中也你不可以在有人的地方和我说话,别人会用奇怪的眼神看中也的,对着空气说话什么的……”



你的声音越来越小。



已经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这边了,还有人在窃窃私语。承受那种目光和议论的人只有中也,因为、别人是看不见自己的——



中也扬了扬眉毛,语气恶劣:“可怜兮兮地看着我干什么,还不快点单。”



他说着,面无表情地环视了一圈,冷冷地说了三个字:“吵死了。”



一瞬间,整个餐厅寂静得连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看你不说话,中也还以为你被吓到了,啧了一声:“……不是嫌你吵。”



中也:“……好吧,虽然一开始觉得很烦人,但是习惯了以后也就……习惯了。”



中也:“一直不说话是什么意思——”



你:“……死而无憾,Chuya实在、太帅了。”



中也眼角一抽:“……你是笨蛋吗?幽灵怎么可能死第二次。”



你:“哦,对啊,不对、我应该没死才对。”



中也愣了一下,微微地眯起眼,语气危险得足以让大脑拉响一级警报:“我好像没有听你说过这件事。”



你:“这个……说来话长。”



中也冷笑:“话很长就慢慢说,不过事先说好,我的耐心一向很糟糕。”



你:“……我全招。”




中也转着红酒杯,用好笑的语气重复道:“你说,你来自另一个世界?从一本漫画知道关于我的事?”



你:“……我说的是实话。”



中也冷漠地回答:“哦。”



好气哦,可是还要保持微笑。



你:“……其实我是骗你的,我以前一直暗恋你,死后变成幽灵,莫名其妙出现在你身边。”




中也脸色严肃起来,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问道:“你……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吗?”



他居然信了……


居然信了……


信了……



你碎碎念:“这个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世界……”




这个世界显然比你想象得更冷酷无情无理取闹。



你眼泪都要掉下来:“好想吃……”



中也嫌弃地把面前看起来就甜腻到不行的草莓蛋糕挪到一边,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说道:“点单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自己吃不了吧……贡品之类的能行吗?”



你:“诶?”



中也若有所思地瞥了你一眼:“算了,像你这样傻乎乎的幽灵,完全不像具备常识的样子,还不如自己搜集情报来得靠谱。”



你:“诶诶?”




其实,你一开始出现的时候,中也对你十分戒备,甚至猜测你是哪个对港口黑手党或者心怀仇恨的异能者搞出来的诅咒之类。



尝试过驱逐你,但是都失败了。






所有人都看不见你,只有中也一个人看得见。



所有人都听不到你的声音,只有中也一个人听得见。



很寂寞。


非常寂寞。



又觉得有点开心。



啊,那是我喜欢的、憧憬着的人。


可以用双眼注视着他,真是太好了。




中也气势汹汹地一拳打在墙上,一圈圈的裂缝蔓延开来,他咬牙切齿地说道:“为什么连上厕所你也要跟着?”



你:“可是我没办法离开中也三米以上……”



中也冷静下来:“你可以不进去。”



你:“好像是这样哦。”



被你折腾得有点麻木的中也:“……”






那天之后,中也好像特别在意你有什么愿望。



中也绞尽脑汁地给你举例子:“比如你有什么想做却做不到的事……你的话,愿望是关于想吃什么东西之类好像也有可能……”



说着,他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你看着那笑容,心脏像被虫子咬了一口,很轻地疼了一下,就一下。



你默默将“如果我有愿望,肯定和中也有关啊”这句玩笑话咽了下去。



这种自己其实是个撩完就跑的人渣的错觉……



嗯,一定是错觉。






中也对你态度的转变是那一次之后。



他用了“污浊”。



因为情报泄露,计划赶来的援军没有及时到达。



中也满身血污,血色的刺青宛如藤蔓般缠绕在原本白皙的脸颊,失去灵魂的冰蓝色瞳孔直直地望着你,手掌穿透了敌人的胸口。



绽放的血花宛如盛开的玫瑰。



几乎窒息的悲伤。



“我想救他啊……”



这么呢喃的你,以虚幻的躯体拥抱了中也。








原来你是可以干涉这个世界的。


不过对象还是仅限于中也。


真好呀。


那是我喜欢的人。




你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还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睁开眼,果然看到中也的脸,那双漂亮的冰蓝色的眼眸瞬间像被火焰点亮般灿烂。



你沉痛地说道:“中也,你变丑了,但是我不会嫌弃你的。我这个人是很专一的,轻易不会爬墙。当然有人比中也更好看就呃——”



虽然你及时噤声,但很显然,暴露了一些不该说的东西。



那一天,黑手党的干部大人中原中也不小心用异能差点把自己办公室拆了。



真遗憾。



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先生说,这种事故组织是不报销修理费用的。







你有解释之前那些是胡扯,你真的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你——



然而,中也把你的胡扯当真话,把你的真话当胡扯。



并且坚定不移。






你有好多好多的愿望想和中也一起完成。






中也被你拉到游乐园,把娱乐设施玩了个遍。


你和中也去看电影。


中也带你去水族馆。


中也在晴朗的夜晚开车带你去看星星。


中也甚至陪你去洋装店挑衣服,眼光出乎意料地好。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他回头,一眼就看见了你,单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握住你的手,皱眉说道:“愣着干什么?玩够了没有?够了就回家。”





中也没再问过你的愿望是什么。


你们默契地不再谈这个话题。


你甚至觉得,不知道什么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的你其实和幽灵并没有什么区别。





中也认真地凝视着你,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要瞒过形影不离的你、准备求婚,你猜得到中也费了多少心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甚至有想过下一秒你就会离开的可能。



沉重得让你心口发堵。



你沉默了很久,慢慢地、很轻很轻地说:“好。”



我愿意留在你的世界,不再离开。



当你下定决心的一刹那,好像童话里诅咒的魔法被解除,你不再以幽灵这种虚幻的形态存在于这个世界。



——幽灵小姐变成了中原小姐。




你:“那么浪漫的求婚台词,中也再说一遍嘛~这次我要录下来以后反复嘿嘿嘿。”



中也:“……”



中也:“……死心吧,不会有第二次的。”



你:“诶,中也你别走啊……我不认识路啊——”




fin


评论(14)

热度(186)

  1. 今晚月色真美木之鹤镜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