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stay nihgt+凯尔特神话]森林与太阳(二)

*我来更新了。


*Lancer库丘林相关,这不是一篇正经的文,考据半点不严谨,随便瞎写。我缺粮啊。


*Fate系列世界观,不过现在还是凯尔特时期,连青年枪都不是,最多算是个少年枪。


*不要对这个时期大狗的节操抱有期待。


*主角可妹子可汉子,迷之性别,一般是正太(萝莉?)形态,因为是可爱的男孩子,所以性别问题不重要。










在他们的时代,强大的战士承担着期望,也理所应当拥有最好的一切,被所守护国家的人民拥戴敬仰、金钱、美丽的女人、光辉的传说和功绩。




这种人在后世被称为英雄。




此时此刻,在未来爱尔兰的历史上留下足以自傲的光辉功绩的两个男人正剑拔弩张地对峙着,气氛险恶至极。




弗格斯:“哦哦哦,苏里萨兹这个名字听起来多有气势。”



库丘林:“哈,随便找个流口水的小屁孩问都知道是欧瑟拉这个名字听起来更像一个强大的战士吧。”



“苏里萨兹。”



“欧瑟拉。”



相同的对话循环往复了几百遍,无聊得让人打瞌睡。两人互瞪对方,执着地坚守着阵地,谁也不肯在这个无聊的问题上让步。



让时间往后退一些。



“这个小不点叫什么?”库丘林嫌弃地用手指揉捏着小孩的脸颊,然后他心虚地发现,因为没控制好力气,那张漂亮的脸蛋变得稍微有点……惨不忍睹。




幸好被这么毫不客气蹂躏漂亮脸蛋的绿发孩子在某种意义上乖巧得一塌糊涂,被弄痛了也只是表情略微有所变化,紧抿着唇,并不发出声音。




库丘林咳了一声,假装若无其事地拿开手,抬头目光撞上好半天不说话的弗格斯。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弗格斯慢吞吞地说:“……哦,好像还没有名字吧。”。




于是,弗格斯和库丘林开始互相嘴炮,俩人不光动嘴皮子,手上一点也不含糊,各自抄武器干了好几架了,简直是闲得蛋疼的典范。





又被以大欺小的弗格斯三下两下揍趴下的库丘林呲牙咧嘴从被砸出的坑里爬起来,看见弗格斯“老子拳头就是比你硬”的无耻模样,撇了撇嘴角:“这小不点还什么都没说呢,指不定人家有自己的名字。”




弗格斯愣了愣,挠头讪讪地笑了笑:“不小心忘记了……这小家伙太安静了点。”




绿发的孩子对他们的话语很困惑似的歪头,重复着“我的名字”的音节,生硬地吐出一串悦耳的音节:“……埃里,我是森林的埃里。”




库丘林指着弗格斯大笑:“哈哈哈哈哈哈,看吧,这个小不点有名字诶。”




弗格斯瞪大眼睛,满脸鄙夷:“你刚才不是也很有干劲地参与讨论了吗?还有一件事我忘了说。”



弗格斯露出一口白牙。



库丘林有种不妙的预感:“什么?”




“这小家伙……哦不埃里以后就拜托给你了。”




库丘林:“……”




库丘林目瞪口呆,就差在脸上写“你特么在逗我”,愣愣地指着自己:“我来照顾这个小不点?”



弗格斯正色道:“刚刚那个,大概就是森林精灵给予所喜爱生灵的祝福术。效果嘛……”



弗格斯抓了抓头发,费劲地想了半天,含糊地说道:“让你伤口愈合得更快,别那么容易死之类的,具体地,我也不太清楚,能得到森林精灵眷顾的人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传来传去哪些消息是真的,哪些是假的都不确定了。总之,这小家伙挺喜欢你的。”




弗格斯舒了一口气:“本来我还有点犹豫,要不要把这个小家伙丢给你,现在看来德鲁伊大人的话果然是那个意思吧。”



他若无其事地补充了一句:“对了,别担心养不活。虽然小孩子看起来小小软软的,让人发愁稍微一用力手脚就会折断他的手脚。但是啊,生命力还是挺顽强的,孤身在荒野行走也能坚强地活下去,被丢进兽群里也能安然无恙……”



库丘林满头黑线,咬牙切齿地说道:“……我总是遇到那种糟糕的状况究竟是谁的错啊。”



弗格斯:“哈哈哈哈哈。”




“还真是丢给我了一个大麻烦啊。”库丘林盯着人偶般精致且毫无感情的孩子看了一会儿,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地问道,“喂,小不点,你是从哪儿来的?”



埃里迎着他的视线,微微眨眼,音色柔软清澈:“……森林。”



“嘁,就知道是这个答案。”库丘林嘀咕一声,继续问道,“那个好像很了不得的祝福术是怎么回事?”



埃里好像很迷茫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重重点了点头,肯定地说:“……是、礼物。”



库丘林一头雾水,不过他已经渐渐发现埃里似乎只会说简单地单词和句子,简直就像是远离人类,一直与不通晓语言的野兽为伴、很久都没有和人交流似的,但看他的言行举止,却好像被精通礼仪的人教养长大,加上不喜欢和人亲近、戒备心也很强的特质,简直处处透出奇异的违和感。



库丘林想得脑袋疼,索性丢到一边,把枪扛在肩上,露出爽朗的笑容说:“算了,跟我来吧。”


评论(1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