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乙女向平行世界paro]乱七八糟的重启人生(一)

*库丘林\迪卢木多\Emiya\兰洛斯特\吉尔伽美什×女主,有多箭头,有单箭头,也有双箭头,那个啊……这个大概就是传说中的6P,写这个玩意的我节操已经掉光了,事实上,我觉得节操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


*平行世界Paro,私设如山,保留Fate部分设定,人物可能OCC。


*灵感来自晋江已经被删掉的某篇文,向想出这个梗的太太致敬,对不起我已经找不到那篇文了,也不知道那位太太的叫啥(……)

    


*坑越来越多……



    

    

    

    

    

“就送到这里吧,言峰先生。”



我推了推鼻梁上意外滑下去的眼镜,对着身着黑色神父袍的男人露出僵硬的微笑。

    

    

言峰先生点了点头,毫无感情波动的目光却似乎掺杂了什么让人毛骨悚然的微妙情绪,回应道:“那么,再见了,小姐。”

    

    

“再见。”我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到言峰先生那一刻,大脑的每一根神经忽然像是拉响了最高级别警报,让我根本没有办法对他产生一丁点信任感。

    

    

我目送他离去,转身打量我将要入住的合租公寓。那是一幢四层的洋楼,门牌上没有写户主的姓氏。

    

    

我刚要敲门。

    

    

砰——

    

    

像是重物狠狠砸落地面的巨大声响,伴随着一个男人怒气冲冲的声音:“给我滚出去,蠢狗。

    

    

门被粗暴地踹开了。

    

    

一个蓝头发的男人吹着口哨踱步走出来,视线捕捉到我的那一刻,男人瞳孔一缩,微微眯起眼,口吻漫不经心:“哟,小丫头,没事别在外边乱晃,要是被那种面对诱人的美食却毫无自制力的男人发现,会被直接吃掉也说不定呢。”

    

    

我:“那个……”

    

    

“真的、会被一口一口嚼碎了吃掉哦?”一瞬间男人挑起唇角,带着某种异样灼热感的视线让我有种被蛇盯上的青蛙的战栗感。

    

    

不过他随即移开目光,那种危险得让人战栗的气息隐匿在他上翘的唇角一抹散漫的笑意中,声音带着成年男子的低沉磁性:“这下明白了?麻烦的小姑娘。”

    

    

“谢谢。”我说,“可是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

    

    

男人一怔。

    

    

我慢慢说道:“那一天我在医院醒来之后,发现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他们告诉我,想要恢复记忆,就来这里试试。”

    

    

男人静默了一会儿,微微苦笑,望着我的目光似乎夹杂着一丝歉意:“那我还真是说了些自大的话呢。”

    

    

我摇了摇头:“我知道前辈没有恶意的。”

    

    

男人爽朗地笑了笑:“小姑娘很有好女人的潜质嘛。作为赔礼,箱子我帮你拿好了。”

    

    

我:“唔……那就麻烦您了。”

    

    

男人满脸轻松地一只手提起箱子,友善地说道:“别那么客气啦,小姑娘。我是库丘林,怎么叫随你便好了。”

    

    

我跟在他身边:“我叫桐木野,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明明脸长得蛮可爱,结果说话这么一本正经,简直是浪费资源嘛。”

    

    

“库丘林前辈真是不正经……”

    

    

“哈哈,被这么称呼感觉还挺不错的。”

    

    

库丘林前辈示意我过去敲门,耸了耸肩,解释道:“门铃好像坏了。”

    

    

敲门之后没多久,一个白发褐肤的英俊青年打开门,看见我和库丘林前辈,皱了皱眉,不高兴地说道:“喂,我说过别把女人带回来吧。”

    


“你在说啥?这种没胸没屁股的小丫头根本不在我的狩猎范围之内好么。”

    


我:“……”

    

    

我深吸一口气,对白发褐肤的青年慎重地自我介绍道:“我是桐木野,公寓的新住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青年用锐利如鹰隼的目光审视我片刻,支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他默默叹了一口气,声音柔和了很多:“我叫卫宫士郎,叫我卫宫(Emiya)就行了,以后请多关照了。”

    


“嗯,Emiya前辈。”似乎是很好相处的人,我露出稍微放松了一点的笑容。Emiya前辈无视了旁边的库丘林前辈,简单地对我说道,“我带你参观一下公寓”,然后侧身把我让进去。

    


“一楼左边是我和兰洛斯特的房间。哦,兰洛斯特也住在这幢公寓。他这两天都不在。从发邮件的时间来看,要回来至少还得一个星期。”




“右边是厨房、餐厅。”

    



“二楼是蠢、库丘林和迪卢木多的房间。迪卢木多、迪卢木多——嗯?人呢,刚刚不是还在餐厅吃饭吗?”Emiya前辈随口说,“对了,电影放映室和喝下午茶的休息室也在二楼。”

    

 

“啊,Emiya前辈你叫我?”一个下半身只围着浴巾的黑发英俊青年打开门,一边用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将略带朦胧的视线投过来。



迪卢木多:“!”



我下意识后退一步,尴尬地低下头:“抱歉。”



迪卢木多看起来比我还不知所措:“……不、是我太不小心,没有确认就开门了……”



Emiya前辈大概看不下去了,轻轻咳了一声,无奈地提醒迪卢木多:“……先把衣服穿好再悠闲地聊天怎么样?”


    

迪卢木多恍然大悟,赶紧把门关上。房间里随即传来慌张翻找东西的声音。



Emiya前辈摇了摇头,无奈扶额:“不用管迪卢木多那个笨蛋了。我带你去三楼……”




Emiya前辈面部肌肉抽搐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让人难以忍受的回忆:“……三楼是金闪闪、哦不,吉尔伽美什的房间,那家伙脾气极其糟糕,还疑似有妄想症,你最好小心一点。不过他要么一整天不见人影,要么在宅在三楼的游戏室里打游戏。一般不和我们一起吃饭。见面的机会应该不多。”




Emiya前辈转移话题:“四楼是放杂物的地方。除了我,平时很少有人去。每层楼都有空出来的房间。你要住哪里?”


评论(13)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