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乙女向太宰治×你]纯洁妄想

*听说要情人节了,我就不发真诚可爱的小甜饼了,床上dirty talk,言语play——大人的世界真肮脏啊。


*我觉得这个尺度不需要走链接……大概、也许、应该。


*日常爱作死的小姐。


*可能OOC到不忍直视的地步……保重身体啊,诸位。







太宰治×你



“嘘,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生物学上,这种行为被称为交配。一般的说法是,我想干你。”太宰治咬字清晰,黑色的碎发垂落眼角,半遮住深深的眸色,冰凉的手指抚过你的脖颈、胸口、小腹、大腿内侧,好像在考虑从哪里下口,语气也带着冰凉的笑意。



你浑身颤抖,不得不噤声,压抑着几乎要脱口而出的呻吟,该死的,这个男人比你自己都清楚你的mg点在哪里。太宰治笑吟吟地用手指撩拨你的情欲,那好像随时可以从容抽身而退的姿态看得你咬牙切齿。



“啊哈——”你张了张嘴,却只能吐出饱含灼热气息的短促音节。



“我就说这绳子的颜色很衬小姐白皙的肤色吧。”太宰治将你被红绳束缚的纤细手腕拉高,像欣赏什么杰出的作品一般注视着被束缚的你,清朗的嗓音带着一丝喑哑,“因为想听小姐的呻吟,这次就不让小姐用嘴了。为了回应我的期待,要好好叫出来啊。”



如果不是不能动,你早就一脚把太宰治踹下床了。



望着太宰治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眼熟得你恨不得从来没见过的盒子,你整个人都不好了,“就算答应你……也不能过分到玩变态的花样啊,给、给我适可而止啊。”



太宰治慢悠悠勾起嘴角:“抱歉,听不到呢,小姐。”



你冷汗直流:“冷、冷静一点啊。冲动是魔鬼。不就是和与谢野小姐严肃客观地讨论了一下你是攻还是受的问题吗?不就是声音稍微大了一点说你是咳、那个什么被侦探社的人听到了吗?要允许不同的声音存在啊。搞独裁是不行的。”



“我没生气哦。”



“听到自己的女朋友说哈哈哈太宰治那个家伙肯定是受啦,我都压了他一百次了这种很有意思的宣言也一点没生气哦。”



“不如说,我正给小姐制造机会呢——”太宰治笑着说,在你绝望的眼神中打开盒子,仔细挑选着。



你看着太宰治拿起一样糊满马赛克的物品又若有所思地放下,提心吊胆,度秒如年,特别想给当时鬼迷心窍买了那么多DJ的自己一巴掌。



“小姐眼光不错,比我当年见识过的多了不少好玩的花样。”太宰治笑眯眯地说,“因为不知道效果如何,干脆全都试一遍看看吧。”



你:“……我、我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么……”



“当然……不能了。我会做到小姐下不了床来为止——”太宰治咬住你的耳垂,仿佛恶魔温柔的低语


评论(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