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乙女向芥川龙之介×你]为某人而写的故事

*新年贺文,送给你们(快看题目)↑↑↑


*幼驯染设定。你是黑手党,有点可啪。真的。



*改天写小黑屋PLAY版本的,我原来想开车的(……)









“世界是什么颜色的呀?芥川君。”你晃着腿坐在栏杆上,嘴里噶蹦嚼着水果味儿棒棒糖。



芥川没有搭理你。



黑色的恶兽化为斩杀一切的利刃,锐器刺入肉体发出生涩而沉闷的响声,浓郁得仿佛实质的血腥气在空气中扩散,芥川面无表情走过来,声音平淡地说道:“走了。”



“芥川君又把这里搞得黏黏糊糊的……喂,你们,过来处理一下。”你把烂摊子丢给部下,铁锈似的咸混合着糖果甜腻的味道在舌尖泛滥开来,让你的喉咙一阵发干。



“不用特意放慢脚步等我啦,芥川君。”



芥川猛的一个急刹车,瞪着你,毫无血色的薄唇紧抿着,然后他移开视线,耳根微红:“……没有等你。反正你会追上来。”



从小到大,无论芥川去哪里,你都会竭尽全力跟上他的脚步。



你喜欢芥川,但不是那种让人变得白痴的喜欢,而是更加单纯的感情。



——就像被亮晶晶的宝石吸引的龙。



芥川君他啊,好像会发光。



你就笑眯眯地点头:“对啊,因为我喜欢芥川君嘛。要去哪里?”



芥川瞬间僵硬了,黝黑的瞳孔直直盯着你,咬牙切齿:“……车站。”



看着被你撩炸毛的芥川,你不得不闭上嘴,把“去车站干什么”这句话乖乖咽回肚子里。



芥川在车站前的那家甜点店停下来,很不耐烦地示意你赶紧进去,你睁大眼睛,猛的想起来:“唔,我好像是说过想吃马卡龙……”



芥川额头浮起一丝青筋:“……你昨天在我耳边念叨了一天。”



你手抵在下巴上:“昨天的我和今天的我并不是一个人。今天我只想吃可丽饼。”



芥川毫不犹豫转身离开:“我先回去了。”



你幽幽道:“我要发短信告诉太宰先生——”



芥川脚步一顿。黑色的恶兽蠢蠢欲动,芥川用锐利得好像要在你身上穿个洞的眼神盯着你。



你对芥川的眼神啊杀气啊已经完全免疫了,不仅不受威胁,还露出极其灿烂的笑容说道:“我们去买可丽饼吧。”



芥川:“……”






最后芥川也没有回答你的问题。



在你眼中,世界是什么颜色的呢?芥川君。





你和芥川的关系从所谓的青梅竹马,到掉进港口黑手党的大坑之后因为微妙的默契和互补的异能力,成了所谓的搭档。



你从来没有跟丢芥川,芥川也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地抛下你。



和芥川搭档之后,你负责给人挖坑顺便补刀,芥川负责杀人放火干架砸场子,效率十分高。连太宰先生都说过“说不定以后的任务都可以交给可爱的后辈”之类姑且算是夸奖的话。



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为了取得太宰先生的认可,芥川有多么拼命,那个黑发少年伤痕累累,却不愿意给自己片刻喘息的时间,好像在燃烧生命一样绽放出耀眼炫目的光芒。



迟早有一天会燃烧殆尽吧。你如此慨叹,注视着芥川,目光像被磁石牵引住一般不愿移开片刻。







太遗憾了,我喜爱的那朵玫瑰不愿为我而盛开。






你数不清自己救了芥川多少次,又被芥川救了多少次。有一次任务失败,芥川没养好伤就要继续行动,你干脆利落一手刀把芥川弄晕,扔回床上休养,一个人去解决掉了,代价是伤得比芥川还重。



那之后,芥川黑着脸被悠哉悠哉躺在病床吃苹果的你支使着跑腿,忍无可忍……还得忍。



有幸目睹这一幕的太宰先生扒着门框笑得肚子痛:“哈哈,我说芥川君最近怎么老是神出鬼没的,原来是在做大小姐的执事啊。”



芥川·执事·真黑手党:“……”






“因为我喜欢你啊,芥川君。”



“……我没问你。”



半晌,芥川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我知道。”



你微微睁大眼,神色带着几分困惑。芥川就俯下身,修长微凉的手指抬起你的下巴,吻了上去。



少年青涩笨拙又仿佛急切地索求着什么一样的亲吻像一朵花在你心口绽开。



直到口腔中的空气被汲取殆尽,舌头也被吮吸得泛起甜蜜的疼痛,芥川才轻轻放开你,他静静地凝视着你。



“我知道。”他说。



扑通、扑通。



扑通、扑通。



那是你的心跳声,还是他的?




在你眼中,世界是什么颜色的呢?芥川君。



在我的世界里,只有芥川君一个人闪闪发光。所以我看不到任何颜色。





“怎么了?”芥川眼中含着一丝担忧,他望着你,下意识想要对你伸出手,视线划过自己指尖滴落的鲜血,却犹豫了一下。



你摇手:“……没什么。”



心中暗暗叹息。






太宰先生叛逃之后,芥川像受了刺激一样,越发不要命。只有在你面前,才能放松安睡片刻。



你望着芥川在梦中也轻轻皱起的眉和倦怠的面容,终于意识到,如果放任下去,芥川会被自己燃烧生命绽放的光芒吞噬掉的。那光芒美丽又灿烂,却如烟花般易逝。



不是非芥川不可,只是没有人能像他一样。






芥川又一次不顾劝阻,带伤做任务的时候。因为太生气了,你不小心说了真话。



“如果芥川君死掉了,我就去找下一个能让我看到美丽光芒的人。”



芥川死死盯着你,表情已经不能简单地用恐怖形容了,声音沙哑极了:“你、要、去、找、别、的、男、人?”



你继续说:“嗯。我会忘记芥川君。因为死掉的人毫无价值。”



芥川沉默良久,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你给我等着。”



你:“在床上等么?”



芥川耳尖泛红:“……闭嘴。”



然后芥川用一个吻把你的嘴巴堵的严严实实,成功让你一个标点符号也说不出来了。






芥川紧紧抱住你,下巴抵着你的肩膀,细软的黑发轻轻擦过你的脖颈:“……对不起。”



你:“呐,芥川君欠我的那句话可不是什么对不起哦。”



很长很长的沉默之后。



“我……喜欢你。”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