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fate/stay night]逆转命运之轮(上)

“无论多少次,只要你希望,我就一定会救你。”

* 穿越间桐樱×原著间桐樱。

* 微百合。

* 某些情节可能令人不适。

*这其实是番外性质的产物。

*这其实是很早以前写的,放存稿。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治愈系治愈系治愈系


“杀死你第二次的记忆还真是算不上愉快啊。”黑色长发的女人用冷静又极为漫不经心的口吻感叹道,本该宛如大海般湛蓝澄澈的瞳孔在某一个瞬间泛着紫罗兰般艳丽的色彩。

源源不断涌现的虫群被黑洞吞噬得干干净净,仿佛听见了某种无声的惨叫,女人露出扭曲又美丽的微笑,

她移开视线,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微弱的火焰轻轻摇曳,白色的烟雾无声缠绕细长白皙的手指,那姿态有种难言的魅惑,唇角沾染的并不是烟草略微辛辣的香气,而是熟悉得令人厌恶的药味。已经很久没用这个了。女人不喜欢这种味道。

“不过来吗?”女人忽然说道。

紫罗兰发色的少女站在楼梯拐角,目光恍惚地注视着这一切,闻言,她听话地点了点头,好似提线木偶般慢慢的、安静地走过去。

半晌,少女很小声问道:“爷爷……死掉了吗?”

女人揉了揉少女的发顶,用温柔的语气说道:“嗯,死掉了哦。”

“要把哥哥一起杀掉吗?”

间桐慎二抱着脑袋躲在桌子下面哭得满脸眼泪鼻涕,嘴里一个劲重复别杀我,可笑得像个小丑。

女人轻轻挑眉,反问道:“樱想杀他吗?”

少女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不想哥哥死掉。”

“为什么?”

“哥哥是家里唯一一个会听樱说话的人。”

只有哥哥一个人听得见。

好疼。

救救我。

女人沉默了一会儿,弯下腰和少女视线齐平,伸出小手指:“我们来做一个约定吧。”

她凝视着少女,轻声说道:“无论多少次,只要你希望,我就一定会救你。”

“……为什么?”

“因为我是樱的半身啊。”

少女睁大眼睛,泪水安静地滑落她白瓷般洁净的面容,她露出困惑的微笑:“为、为什么会流泪呢?奇怪,我明明已经不会哭了。”

“没关系,因为樱很高兴啊。不过为了方便,以后就称呼我木野好了。”

“……嗯,”

卫宫宅邸。

“抱歉,之后几天可能都没有办法来这里帮忙了。”准备好早餐,间桐樱没有像往常一样坐下来,她站在两人面前,深深鞠了一躬,露出十分抱歉的表情。

“诶,应该是我感谢樱这些日子的照顾才对,不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慎二那个家伙又对你做了什么?”

“学长误会了,和哥哥没有关系。”间桐樱迟疑了一会儿,轻声细语地解释道,“是姐姐想和我一起吃早饭。”

“姐姐,樱什么时候多了个姐姐?”

不仅藤姐在一旁大呼小叫,卫宫士郎也感到十分疑惑:“樱的姐姐是……?”

间桐樱垂下脑袋,紧紧咬着嘴唇,说道:“姐姐她刚从国外回来。”

卫宫士郎相信了。

“这样啊……”

以女人特有的敏锐直觉察觉到什么的藤村大河狐疑地看了间桐樱一眼:“……真的吗?樱。”

间桐樱轻轻“嗯”了一声。

“那么,学长,再见。”

卫宫士郎没有想到,之后除了两人在学校偶遇互相打招呼,他和樱都没能好好说话。

“你听说了吗?学校新来了一位漂亮的美术老师。”

“当然听说了,那可是大新闻~”

“好像是樱同学的姐姐什么的。”

“嗯嗯,两个人长得很像呢。”

“除了发色和瞳色不同,那位老师看上去完全是长大以后的樱同学呢。”

两位女生说说笑笑地走过学生会的会议室。

“要是好奇就去看看怎么样?”柳洞寺一成向不知为何发起呆的卫宫士郎提出建议。

“不用了。”卫宫士郎把便当盒放进书包里,拉开椅子站起来,耸肩说道:“我们下午就有美术课。”

“那我先走了。”

美术课。

一头黑色长发的美人有着极为熟悉的秀丽面容,肌肤苍白如雪,有种仿佛要融化在阳光里的澄澈感,她倦怠地抬了抬眸,柔和的嗓音带着一丝微微的沙哑。

“我的名字是桐木野。”

“请多指教。”

这位桐木老师虽然话不多,讲课却很吸引人。她对那些画作背后不为人知的小故事信手拈来,即使是枯燥的介绍说明环节也因此变得趣味盎然。连一开始没什么兴趣的人后来都听得渐渐入迷。直到铃声响起,方才露出如梦初醒的迷茫表情。

“下课。”桐木野简单地说道,视线掠过卫宫士郎,露出一个温和浅淡的微笑,让卫宫士郎几乎错觉她在和自己打招呼。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