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之鹤镜

冰淇淋季节好,我回来了

[文豪野犬文字向乙女游戏]七日(太宰治路线第七节)

这是一个文字向乙女游戏。会根据留言选择哪一个选项写后续,一起来愉快地刷刷刷吧。

*A游戏中心(4)

*B车站附近(8)

*C酒吧(0)

嗯……选B是正确的……但是选C之后的剧情很有趣哦,可惜了(……)

附请假条:对不起,还在看这篇连载的小天使们,我要考试了QAQ,在考试结束之前(大约1月10号考完)恐怕不能继续更了,非常抱歉。中间如果空出时间我可能会写点文。我发誓我不会坑的==信我>3<

——B:车站附近。

你和太宰治经过位于车站附近的广场。

你:“那边是……”

看起来好像魔术师的青年从黑色的帽子里先后变出糖果、玫瑰、手帕、玩偶之类漂亮可爱的小物件,吸引了不少观众聚集在广场中心。

魔术师将糖果和玩偶分发给鼓掌欢呼的孩子,彬彬有礼地向驻足欣赏魔术的女士送上一支犹沾露水的玫瑰。之后魔术师用那块手帕盖住帽子,下一刻,一只雪白的鸽子扑棱着翅膀从帽子里钻出来,振翅飞向天空。

人群爆发出惊叹声,魔术师愉快地吹了一声口哨。

“小姐?”太宰治顺着你的视线看去,眯了眯眼,漫不经心地说道,“啊拉~被那种一眼就能看穿的无聊把戏迷住了吗?先说好了,那家伙事先把糖果和玫瑰藏在帽子的暗格里……”

太宰治把魔术师所使用的手法从头到尾解说了一遍,微笑总结道:“看吧,很简单就能做到的~”

……变得毫无兴趣了。

你深吸一口气:“……太宰君的性格真是恶劣得可以呢。”

太宰治:“小姐生气了吗?抱歉抱歉~只是有点讨厌小姐被别的什么东西分去注意力,刚刚我可是被无视得很彻底呢。”

你不由得回想起来,之前太宰治似乎在和你说茶屋的话题,被魔术表演吸引的你并没有听见他后面和你说了什么……的确是很失礼的行为。

你:“抱歉……”

“小姐不必道歉哦。”太宰治露出毫不在意的表情,说道,“作为代替,我来变魔术让小姐高兴起来吧?”

你:“咦?”

太宰治饶有深意地望着你,微微一笑:“来做约定吧,小姐。我希望小姐作为舞台下唯一的观众,欣赏我的魔术~”

你犹豫了一下,说道:“有点糊涂了……是现在没办法完成的魔术表演吗?”

太宰治:“差不多的意思吧。总之,准备起来超~麻烦,小姐暂且忍耐一下吧。”

你:“……”不要说得我很期待一样,好吧,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好奇的(……)

你们去了太宰治以“配茶的点心味道很特别~小姐应该很乐意尝试一下吧”为理由推荐的茶屋——事实也是如此,你几乎立刻点头答应下来。

太宰治:“老板~好久不见了,你还是老样子啊。对了,给我身边的小姐来——呃,这次的配茶点心是……甜甜蜜蜜红叶饼?!”

你:“……好恶俗的名字。”

太宰治:“被恶心得浑身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各种意义上地,让人佩服啊。”

茶屋的老板是一个容貌极为俊美的黑发男人,狭长的眼眸犹如刀剑般锐利,声音毫无波澜:“你们两个、在茶屋的主人面前居然如此无礼……若是在下就此斩了你们,也不应该有任何怨言吧。”

你:“……”这是茶屋不是剑道馆吧,老板手里拿的是茶具不是刀剑吧,违和感爆表了啊(……)

太宰治:“咳咳,总而言之,这个人只是无关紧要的路人甲而已,小姐没必要认识他。”

你:“……”

老板:“……斩了你哦~”

男人将视线转向你,皱了皱眉,随即平淡地说道:“如太宰君所言,在下的名姓不值一提。”

他顿了顿,面无表情说道:“这个月的第三个。太宰君交往的类型很齐全呢。”

太宰治:“诶~好险恶的指控。上一个是工作方面有合作的伙伴啦,上上一个是上司硬塞给我照顾的小小姐。小姐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会相信——”

你:“我明白的。”

太宰治:“……所以说,小姐绝对误会了什么吧。”

TBC






























































































评论(12)

热度(43)